性交易

前一阵子网上有个女人因为老公找了小三而诈死。三表因此跟风发博客说,其实一切爱情本质都是性交易。在三表眼中的爱情和婚姻里,女人把自己的性交权当作奢侈品去贩卖,或者直接换取金钱和礼物,或者间接换取温暖的家庭环境,稳定的经济来源和富足的小康生活。有的人追求当下套现,而有的人买潜力股,买期权期货,期待未来的收益。魅惑和撒娇都是吆喝的手段。戒指啊、婚房啊、彩礼啊,都是一种预付一种抵押。小三使得期货期权违约,于是大奶心理会产生极大的不平衡,诈死和炒股票想不开跳楼是一个道理。人类的文明还做了很多美化工作,把性交易装点得比较正当化而不那么赤裸裸。

很多爱情有大量性交易的成分,这个恐怕是不得不承认的。女人可能也确实都把自己的性交权(和附带的共同生活权)潜意识里当作了奢侈的商品。这未必是女人的错,可能是进化结果,使得女人的基因都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深深地刻着“活着就要性交易”。

这也其实是我以前经常不理解的部分。我以前总觉得,现代社会了,人应该都能照顾自己,即便没有爱情,基本生活也都应该早有保障,所以,其实没什么可交易的。而爱情更多应该是性慈善,把性交附带着自己多出来的花不掉的一些精力和生活时间无偿送给对方,满足自己爱别人的需求,满足对方被爱的需求,并从中学会怎么做慈善,学会怎么无私给别人别人需要的东西,学会更普适意义上的爱。许多伟光正的文艺作品里,其实也应该是在歌颂性慈善,而不是在美化性交易。说爱情只是性交易,其实是很偏颇的说法。

而且,我总清高地觉得,交换来的性交权,其实不要也罢。或者说得更大一点,只要女人把性交权仍然奉作稀有资源,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当然,我们的物质生活还远没有极大丰富,而人类的贪婪总的来说还离满足似乎很遥远,因此性交易的一幕幕还是会这个世界的大街小巷继续上演。而且,似乎女性性交易的概念在她们的基因所决定的潜意识里根深蒂固,而与潜意识的斗争是最复杂凶险的,具体的操作上往往困难重重。如果你和她说在我这儿都是相互的性慈善,都是相互的自愿施舍,只有长期稳定性的承诺,但没有交换上的贸易合约,她有时反而会愤怒地指责你的这些所谓施舍,以为自己被贱卖了。仿佛女人一生的最大努力,就是为了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而没有一个体面交换的爱情,对她们都是至深的侮辱。

这又让我想起那个说法:女人是鲸鱼,而男人顶多只是个饮水机。我说,这些鲸鱼女人们,是否也可以试试把自己定位成饮水机,像一个富有的人一样,为你们真心爱着的男人做点慈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