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死亡

其实死亡一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哈利波特》里面就对死亡大书特书。有只有见证死亡才能看到的神奇生物夜骐,有和死神讨价还价的三兄弟,有自己选择死亡的革命精神领袖邓布利多,也有靠着别人的死亡延长自己生命的大魔头伏地魔。

震哥说他梦到自己家人都死了。人在梦里的理性没有那么强势,使得他认识到了自己感性一面的真实。逼真的思想实验其实一直是人类认识自己的重要途径,即便事实可能永远不会完全像实验里那样发生。震哥没准是被Inception了。

家人去世这样的梦我似乎很小的时候也做过,但是印象不深了。不过我清楚地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想象过如果自己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孤儿的话会怎样生活。至于梦里的印象,我只清楚地记得自己不只一次梦到过被枪杀。啪!一枪过来,然后一片漆黑,无限宁静,六感全失……

另外初中看了《相约星期二》,发现人可以死得很从容很安详。死亡并不一定那么可怕。

然而对于我这么个本来什么事情都要讲道理的怪物,这只是对死亡的理性的认识。假如没有感性的认识,还是远远不够的。

我曾经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亲眼看到一个老人滑倒后没有马上爬起来。当时围观的路人很多,但没有人敢去碰他。有人赶紧打手机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不久赶到,下来一个像大夫的人,作了点基本的诊断,最后结论已经断气了。

真实的死亡就是这样,它虽然不会像Final Destination那么离奇恐怖,但是却也总是具有足够沉重的力量震撼你脆弱的小神经。就像Groundhog Day里撑不过今天的老人,就像Little Miss Sunshine里面死在了路上的爷爷那样,袭击着你本来就有时很脆弱的对生命的乐观。

然而这还仅仅是素不相识的路人。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并不在家。后事都料理完了之后爹妈才告诉我。刚听到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自己因为冷血而平静,还是因为惊讶而无语,反正是缺乏正常人类应有的悲伤反应。

真正震慑到自己的是小年的时候和家人一起在十字路口给奶奶烧纸。看着一沓沓纸钱灰飞烟灭,才发现死亡原来是多么地无情。存在主义哲学说存在是一切意义的前提。这话用普通话翻译一下,就是说,不管你心里想要的什么,你首先都得先活着。因此,没有什么比对存在的宿命式的否定要更不人道的了。生命就像小年燃烧的纸钱一样,在荒芜人烟的十字路口,一点点化作灰尘,随风飘散。

客观来说,奶奶的人生远谈不上卓越,甚至恐怕在愤世嫉俗之人的眼里都平凡俗气得有些拙劣。然而在死亡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众生都重新归于真正而绝对的平等,带走时间该带走的,只留下活人的悲伤给得道高僧们去超度。人生的意义是存在者才有的难题,存在的杀手从不在乎。死亡这种强悍而霸道的逻辑,让人世间所有价值观都显得渺小,所有的情感都变得哑然。

谁让咱人类不是八百年都不死的癌细胞组成的呢……

如果我真能和死神讨价还价选择自己的死法,我希望我能像Master Oogway一样,在风中化成千万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