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plomatic

Diplomatic是英语里很有意思的一个词。他翻译过来可以是外交的,也可以是世故的、微妙的、精明的、老练的。

比如,我觉得我老婆就是一个十分diplomatic的人。她小学初中高中从小到大就基本没有过宿敌,极其适合做我党的统战工作。

再比如说,毛主席也是个很diplomatic的人。据高华说,毛主席有好几套话语体系,和知识分子可以说知识分子愿意听的话,和农民大老粗可以说农民大老粗愿意听的话。

杰出的外交家,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也是个很diplomatic的人。据高华说,刘少奇会发表《论人为什么会犯错误》这样的观点文章,于是就会惹祸事。而周总理就从来不登这种哲学观点的文章,只会说《X五工作中的几点重要事项》。

据说有本书,是《参谋助手论——为首长服务的艺术》。我觉得我可以看一看。人在江湖飘,难免遇上各种领导,喜欢当领导,或者有领导气质的人。就算自己骨子里是一个极其不屑于取悦别人的人,但要实现全球人民共同幸福的伟大理想,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往往是不够的。尤其在自己孤单弱小的时候,还是需要多交朋友,少树敌人,需要学会建立统一战线的这套本事。先做一段秘书,等自己羽翼丰满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发动延安整风,这样才有机会在建国之后把公正和理性写进宪法,才能让自己的儿女们从此可以过上更简单的生活。

王江慈老师说的好,一切错误,说到底都是态度问题。对于diplomatic重要性和diplomatic技巧的学习,本人要从此端正认识,发奋图强,认真领会,为了全球人民的共同幸福而不懈奋斗。

“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an idea, Mr. Creedy,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