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也扯扯教育

最近阴差阳错似乎看到很多扯中国教育问题的。这应该说是个好事情。中国教育这么不成熟,问题这么多,这么复杂,多谈谈,挺好的。既然是好事,我也来凑凑热闹,虽然大概正经搞教育的没人会注意我这个犄角旮旯里的自言自语吧。

首先,我觉得,从为社会培养优秀的公民和人才这个角度来讲,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知识系统、思维体系和行为准则的确立,或者说优越人性的培养和发掘过程,是很复杂的。有些种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些人生的重要经历而已经埋下了,高中、大学等高等教育是很难撼动的。培养一种赖以谋生的技能是容易的;而培养一种生存的坚韧品质是不易的。发展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量是容易的,改善一个国家长期的人民风貌、道德水平、社会公正、舆论氛围、良性的理性和感性环境、公民的幸福感是不易的,但是却是对可持续发展十分重要的,对政治稳定甚至——长远来看——执政党生存十分重要的。建国60年来历史和一些仍然在延续的社会不公正所埋藏在年轻人心中的阴影,常常使得人很难坚持不去自私卑鄙见利忘义。经济发展了,很多人却仍然不幸福。对许多年长的人,有些历史上的伤疤已经形成而难以彻底愈合,反正中国人也比较随遇而安或者说比较怯懦怕事;但是希望社会不要因为自己被不公正了,就还要在下一代的身上也留下一个刀疤。人到三十可以不成功显赫,但是为孩子做一个善良、坚韧和高尚的表率是社会上每个人的责任。改善社会大环境对祖国花朵的影响,或许比教育要大得多。

其次,看到很多中国的教育者都在讨论评价体系的问题,主要的观点是要多鼓励激励,多发挥学生的主动性等等。这应该说也是一个进步,实际上是在试图纠正了一个很重要的教育上的错误:对优秀学生的教育倾斜和对非优秀学生的忽略以及对所谓差生的暴力批判甚至教育放弃。然而对待这个错误,很多矛头都指向了评价机制。当然评价机制单一和死板显然也是一个问题。但是只要优秀教育资源是稀缺的,就必然会带来竞争,而一个清晰的可把握的公正制衡的评价规则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多元”到模糊的评价机制几乎必然滋生腐败和特权。说所有人都能显赫成功,这个基本就是一个彻底的谎言,除非把成功十分的泛化——谈教育改革的时候说的任何人的成功和看待自己儿子找到的工作时的成功如果不是同样的标尺,孩子总有一天会知道小学时每个学期好几十个的小红花其实什么都不是,都是老师制造的骗局,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小小的虚荣心罢了。从忽视和暴力批判,到表彰一切,我以为是有些矫枉过正的。像讨好虚荣心这样的低级工作,学校的老师是几乎永远拼不过现代网络游戏的。魔兽争霸里不仅有丰富多元而完善公正的等级系统,而且还有三维的数码视听享受,你的几朵小红花算什么?虚荣背后的寂寞有谁问过?多少学生曾经在小时候红花朵朵,然后上了大学渐渐就没落了?多少学生在大学的时候技惊四座,然后也走入社会渐渐就没落了?教育中“善意”的谎言在未来给学生带来的失望与失信常常导致的是摧毁性的堕落。

虚荣背后的寂寞有谁问过?学习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贪玩为什么不对?为什么必须受教育?为什么考试成绩那么优先性压倒性地重要?为什么搞竞赛的可以不听课甚至不上课?为什么理科有那么多竞赛可以保送而文科却没有?为什么一定要争第一?为什么我总是学不过某些人?为什么大家会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接受一些“快乐轻松”的素质教育,而最后一年却每天都是做题做题再做题?

很多都牵扯到复杂的社会问题,直接或者间接。而对于这些问题,家长被生计推着,大多是不会去想的;教育者常常被教育体制推着,也大多是想不明白的。很多社会体制性的复杂问题都因为资源的竞争压力被无情地抛给了孩子,这些问题给孩子所带来的困惑却往往无人关心,甚至在孩子或有表现出困惑是还会遭到残酷打压。学习和课业的压力我以为倒是次要的——受教育过程中,克服一点自己的懒惰,付出一些努力和时间,收获一点哪怕最微小的进步也是幸福的,而且这个过程或许也是教育的真正目的之一吧。对这进步的表彰或许不需要展板和小红花,哪怕是师长的一句发自内心的赞赏就已经足够了。然而那些精神上的竞争压力所带来的痛苦和体制上的怪异荒谬所带来的困惑,孩子常常无力表达,教育者也无暇关心。常常只有最坚强最幸运的孩子才能在这种寂寞、困惑和痛苦中艰难地坚持下来,成长成为全面成熟或者说成功的人。

教育体制改革是重要的,评价规则的改善也是重要的,但是任何体制都很难完美。然而我相信在不完美的教育体制下,也可以实现近乎完美的教育。每个孩子从小就在被迫与自己不完美的人格和世界不完美的体制进行着双面的艰苦博弈,必然有抗争和奇招,也有妥协和滑铁卢。这常常要求孩子如果要成功必须具备异乎寻常坚韧的信念。或许这是一个必然属于孩子自己的战争,是成长不可回避的一部分,任何其他人都无法真正分担,就像原本单纯的Frodo必须自己承担the one ring一样。然而,我们的这些声称关心祖国下一代的人,能成为Sam那样的朋友吗,能给出Sam一样的无限的关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