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差距印象

其实,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学生,因此对于中国的教育现实观察其实是十分有限的,还远不足以做什么宏观论断。但是,虽然自己所经受的教育在中国远不算典型,但也至少有十年多的亲生体验,所以这里也斗胆谈谈自己的印象,谈谈我看到的中国教育与西方的差距。

差距之一是中国教育常常是师出无名的。在国内,几乎一切学习都有很强烈的实用主义色彩。追求实用也并不是坏事,毕竟无论什么事情,生存下去永远是第一要务。然而就像《活着》里所展现的,中国人通常的思维是只强调实用层面的追求,而不关心理想层面的追求,甚至消极反对与理想有关的任何探讨。但是,理想的探讨其实是十分重要,是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西方的比较优秀的教育系统里,几乎所有基础课程开篇第一课讲的都是理想问题,都是在讲这部分知识在人类活动中的重要性,我们为什么要学这门知识。比如MIT的《算法导论》课程,开宗明义就通过学生讨论指出:性能并不是唯一重要的系统指标,有很多其他系统属性,比如安全、成本、可用性都往往更重要,但是性能属性就像人所拥有的财富一样,通常决定着一个系统所能提供的计算能力,而所有其他属性都或多或少地需要计算能力去支持。这是十分重要的讨论。这直接奠定了一个学生对算法和性能重要性的辩证理解,避免了对性能的盲目追求。而这种思想认识的深刻程度可能直接决定着以后的某个IT公司的商业策略,从而决定一场商战的成败,一个公司的生死。

但这种对学习意义的深刻探讨在中国教育体制中是严重缺失。中国教育的目标往往极其粗暴实用,只瞄准短期的升学、竞赛、就业等生存要素。如果某个学生竟然怀疑学习的目的不只这些,开始提出问题,思考为什么我要学习这门学科,为什么这个社会需要我学习这门学科,其结果往往是,家长、老师、同学乃至一切容易得到的社会资源,都难以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而这个学生不仅不会受到应有的内因引导,反而有时会被斥为不务正业。正常的思辩被视作危险的业余爱好,这样的教育可以说是罪过的。它甚至培养不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社会公民,更不用说能引导文化与科技创新的大批人文工作者和科学工作者了。

差距之二是中国教育常常是轻视交流的。虽然近些年来在改革开放大潮之下,人们对交流能力有了新的认识和强调,但同样通常只停留在实用层面,而几乎从没有上升到理想高度过。我的长辈在教导我的时候,只会把能说能写解释成在激烈竞争之中胜出的必要手段,而从不会解释成把先进的思想文化传达到社会各个角落以形成星火燎原之势的正义武器。交流传播与理想主义的文化性脱节,恐怕直接导致许多优秀的心怀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对通俗演讲和写作的习惯性轻视。打官腔摆架子成为了这些所谓“理想主义者“用以区别社会主流实用主义思潮的虚荣形式。这种作茧自缚的个人英雄主义倾向,不仅阻碍了思想传播,也割裂了思想理论与社会实践,可以说是十分有害的。在美国,激烈的竞争之下使得很多优秀的教授都不仅对自己的学科技术细节上了如指掌而有自己的独立见解,而且还都是优秀的作家和相声演员,文字通透,演讲幽默丰富而吸引人。即便是普通的教授因为精力和能力有限而不能达到这样的造诣的,也无不重视自己的文字和语言功夫,承认表达能力在学术中的重要位置。教书育人本身也是一种表演,传达知识和吸引学生同样重要,可以说是教授之间的共识。而在中国,似乎只有英语培训机构以重视教学的表演性而著称,其段子太多还通常成为了他们贪婪骗钱的罪名,殊不知学英语通常缺的只是坚持的勇气和动力。我觉得,演讲上,中国所有大学教授都应该向这些英语培训机构学习,即便没有时间和能力下这份心思,也应该端正一个学习的态度,作为老师为学生尽力做一个示范和表率。

差距之三是中国教育常常是拒绝怀疑的。与之相对的是对意识形态稳定的盲目追求。当然,稳定的意识形态有利于生产和发展的团结高效,但在不断发展变化的生产形式下,意识形态对变化的及时适应往往是更重要的,而这种适应则始于对现有意识形态的怀疑。但在中国,一切怀疑被当作是对稳定团结的破坏而未经探讨就遭到否定。这不仅很明显地表现在国家机器的历史运作上,而且很明显地表现在平民百姓的民族主义上,也很明显地表现在许许多多个人对生活琐事的情绪反应上。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上,在遇到批评意见的时候,常常不会就事论事,也不会幽默打趣,而常常是出于对自我一致性、动机正义性和合理性、或者只是虚荣和面子上的维护,而拒绝深入分析探讨,甚至恼羞成怒。这使得中国文化熏陶出来的人,在对别人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总是要深思熟虑、措辞严谨、三思后行。有很多西方人会说中国人are taught not to question。我倒不觉得质疑在今天的开放环境下仍然被当作文化禁忌,只是人们在质疑面前表现出来的不自信而急于自我维护甚至反攻的态度,使得中国人习惯要么不提出问题,要么在提出问题之前要先为自己找好三十八条退路。

中国教育师出无名、轻视交流、拒绝怀疑。这些恐怕都是长期封建集权统治之下官本位意识形态的衍生品。封建社会下,读书只为做官,而并没有传播思想的历史任务,不需要理性批判和独立思考,不需要有思想怀疑和创新,全是实用;做不成官的,就隐居田园,寄情山水,修身齐家,也没有传播思想的历史任务,不需要理性批判和独立思考,不需要有思想怀疑和创新,尽是虚荣。这样的传统文化之下传承下来的意识形态和教育,没有教我们如何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与社会互动,也没有教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发现并传播科学技术、思想方法和批判精神。公民无法有效参与政治和法制生活,知识分子承担不起发展传播思想的重任,我觉得这是中国教育文化思想环境与西方的根本性差距,是勤奋、聪明、含蓄的中国人所缺乏而应该改变的。

也写给自己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