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和新年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

刚刚看了网易的年终策划。(为什么叫“策划”呢?)记录了六个普通老百姓的念想。

有被城市化和高房价锁住的农民工,有因为社会扭曲经济发展结构下不肯吃午饭的司机,有为了铁饭碗而下乡当村官的落榜公务员考生,有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做着自己不喜欢工作的白领,有认为儿女是自己的延续而准备一口气垄断另一个生命二十年的父亲。

~

懂道理的人,容易成为愚公移山时出现的智者,落入批判的陷阱。批判是容易的,而改变是难的。把误区与困难看得太清楚,倒容易怯懦而不敢前进。聪明的人打星际,总想出奇招偷袭,不损一兵一卒;而大智若愚的人则不想那么多,踏踏实实做好运营,升好攻防,人口和科技领先对手,自然就赢了。

有时我想,世上那许多成功的人,或许最大的共性就是肯坚持。虽然一路上的细节其实也很重要,但细节毕竟是技术上的,只需想通一次,顶多再培养一次习惯就都解决了,而意志力的考验却在这一路上都危机四伏,一旦某个当口过不去,一口气松下来,就再续不上了。要做成一件难做的事,往往并不需要超群的智力,但一定需要一个持久的动力。一个成功的人,要么是心静如水稳如泰山视一切无关诱惑如清风的得道真人,要么是手持摧枯拉朽之成见而无情秒杀一切异见的偏执狂;或者两个都是。理性纵把道理说得个千千万万,实践中丝丝缕缕的细节纵有万万千千,却也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只要懂事到某个份上,其实可能就够了。既然已经把世界看清楚了,那么眼睛就可以闭上了,把无关的忘掉,把有关的做好,做个十年二十年,可能自然就成了,可能自然就成了。而做什么,可能其实随便挑一件不那么讨厌的就好了。

~

二十年来的信息技术,传播变快了,媒体发达了,仿佛全世界都在忙着把自己手里信息打包分享给其他人。信息对称当然是个好事情,可声音多了,问题也跟着变多了。批判的陷阱啊批判的陷阱,要小心啊要小心。

~

中国文人似乎一直很轻视呈现和表演,似乎一切表演都可以被当作是一种作秀而应当打倒。的确,实用主义的指挥棒下,有些人就会短视而偷懒地只重视表演,于是本是中性的表演就成为了作秀甚至忽悠。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命清高的文人就会走到另一个极端的否定道路上去,于是自古以来的高人仿佛都故作神秘地衣衫褴褛起来。然而,就像助教课上所说的,教师的任务,其实除了传道授业解惑之外,发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培养学习兴趣也同样重要。在美国的大学里,激烈的岗位竞争之下,评书和相声其实是每一个教授的必修课,而中国学府里的很多文人不知道还要错误地排斥表演艺术多少年。

~

别想那么多了。闭上眼睛,歇一歇,把无关的忘掉,把有关的做好,十年二十年可能太长,至少坚持五年三年吧。这或许其实是我现在能献给这个世界的最好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