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接着聊聊

接着上次聊。我们上次说要接着聊聊犬儒主义,对别人的瞧不起,以及对丑陋世相的憎恨。好像大家都说写博客的人越来越少了;这让我觉得我自己很特别。不过也有可能是大家都去忙正事了,而我自己还是那么无聊。

~

我对什么什么主义这一类的名词特别恐惧,因为从来搞不清楚他们的意思。其实可能他们本来学术上的严格意义的定义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用这个词的人到底想指的是什么。比如说犬儒主义吧,是指一个人对什么都无所谓呢?还是指一个人看什么都不顺眼呢?我从来都拿捏不定。老罗讲犬儒主义的文章我是看过的,老罗推荐的那篇讲犬儒主义的文章我也是看过的。但是还是拿捏不定。所以这样的词真的很讨厌。而且这样的词汇,还经常被人们拿来给人扣帽子。比如一个人会在网上说另一个人太犬儒主义之类的。其实呢,这个给别人扣帽子的人,他蛮可以直接说你这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是不好的,或者说你这种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态度是不好的。可是人们往往偏不这么直接说。那显得多没文化啊?有文化的人要用抽象名词来漂亮地给别人扣帽子。所以,嗯,就犬儒主义好了。

而且犬儒这个词吧,字面上又很难理解。其他的主义名吧,通常都要直接一些:虚无主义、个人主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理想主义、经验主义、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都还好理解?犬儒,字面就是狗大师的意思。这是个什么主义?所以我很讨厌这个词。

如果Google一下cynical,给的第一条解释是Believing that people are motivated by self-interest; distrustful of human sincerity or integrity. 不过这个解释看起来也并不怎样贬义。前半句说,相信人都是自私的:这个已经成了经济学的基本定律之一,虽然现实经济行为有复杂的心理、文化和社会特征,但人性自私恐怕在大尺度上还是基本正确的;后半句说,不相信人性的真诚和一致性,也就是说相信人性是复杂和矛盾的,是辩证的,这个很大程度上也是真理。这么看来,be cynical其实等价于be rational in social activities?

好吧,看看第二条解释:Doubtful as to whether something will happen or is worthwhile. 这个就是悲观了。我去葡萄牙开会回来之后挺失望的,开始觉得学术界的人也不那么有趣,做的事情也不那么有趣,很大程度都是自吹自擂自娱自乐,于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以后要做这行。和老板聊了聊,老板就评价you start to become cynical,大概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老板在我cynical的时候,经常会这样鼓励我说,这说明这个领域还离完美很远,还有很多可以改变,年轻人还可以大有作为,是好事情。

就想起大学的时候政治课上老师问我们有没有入党,很多同学说没有入。老师问为什么不入,有同学说党内太专制太黑暗太腐朽了。老师说,这正说明年轻人可以提供新鲜血液推动现状的改变啊。

~

看《天下无贼》。里面刘德华演的男主角也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他问傻根:“你看我是坏人吗?”傻根说:“你不是坏人,就是有点瞧不起俺。”

我当时就觉得是在说我自己:不算坏人,只是看谁都有点瞧不起。

我还自己给自己加了一句:不屑于取悦别人,而且很难被取悦。

就像刘德华开宝马路过一个有些势力眼的守门人,还要特意倒回来狠狠教训别人一顿一样。

老婆说我这句自我描述描述得很准确。

看谁都有点瞧不起,我确实是这样。瞧不起不专心学术的留学生,瞧不起只知道物质的女人,瞧不起满眼虚荣的华尔街交易员和国内创业者,瞧不起分析问题不理性的牢骚愤青,瞧不起没有专业素质的爱国青年……似乎还有很多。结果冷落了别人,也孤单了自己。

~

英文里有个俚语叫hater。我的老板Geoff有一次讲读一篇paper时会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鄙夷,然后我的另一个老板Stefan就会开玩笑说,你就是一hater。Geoff就会辩解说我不hate,我不hate。Stefan就会说,你就是在假装你不hate。

老板扯皮起来也像孩子一样。

我在葡萄牙开会时和Geoff说,这是个hater的community啊。Geoff说,是啊;hate是容易的事情,能做出改变是不容易的事情。

我们前两年组里一直在做一个Trajectory的项目。项目的目标是消灭垃圾邮件,但是与以前的工作不一样的是,它并不从技术手段上加强设防,而是尝试去量化并理解垃圾邮件的经济生态,营销手段和盈利模式。Stefan说,这个工作的灵感来源于以前美国反毒品工作时的经验。

让我想起了《菊与刀》。在二战的时候研究日本人的文化,就像《阿凡达》里面研究外星人的科学家一样。

喊喊反战口号是容易的,但是如果真想让战争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仅仅谴责战争犯是不够的,还要了解战争者复杂的心理动机和其社会推手。要摒弃自己的成见与憎恨,从正义的道德高台上退下来,退一退自己愤世嫉俗的情绪,平静地去看一看事情背后的原因。

《西游记》动画片的片尾曲里有一句歌词我一直特别喜欢:“什么妖魔鬼怪,自有招数神奇,八十一难拦路,七十二变制敌。”灵活应对,坚韧不拔,用理性超越善恶判断,才是取经之道。

瞧不起是容易的,恨是容易的,怀疑是容易的,批判是容易的。但有时要有点愚公移山的精神。做个事不容易;咱要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