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脚儿

来自我当年软工老师的博客

问:我怕宗教,那么如何分清原教旨主义的爱脚儿,和把爱脚儿当作实践工具的人士?

答:很简单,你有礼貌地问对方:敏捷方法有不适用的场合么? 然后冷静观察对方的回答和表情,就可以了。必要的时候要准备好逃跑的路线。

发现邹老师还是写了不少挺有意思的东西的。尽管我当年上课的时候没有很认真听讲,不过现在回头看看还是收获很多的。有些事情只有犯过错误尝过苦头才能知道一个东西为什么重要。所以人生有点小波折未必是坏事。

另外,邹老师的文字有的时候还是隐晦了一点,有时读着太动脑筋了,要是能再白话点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