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本

到葡萄牙了。比美国有意思多了。

路上在Newark机场转机的时候遇上了Columbia的人,看到了小神童以及其他一些神仙。小神童还是那么可爱路线。

小神童每到一个地方都忙着FourSquare,并给我科普说FourSquare就是小狗撒尿。

Continental的国际航班上电影是免费点播的,还是个触摸屏,真高级。而且飞机上座位底下都是插座。搞IT的都应该坐Continental。

入境官居然英语也只是磕磕巴巴。不过对我们这群到葡萄牙打劫的SOSP大军,似乎都已经很熟悉了。我说SOSP,他都知道旅馆名。

葡萄牙的高速上限速居然还是分车道的。我们坐的出租车开车相当彪悍,在小巷一样的街区开50km/h以上,还不系安全带。最彪悍的是路上等一个红灯,好像发现前面那个出租车的司机是他的哥们,然后就直接开车门下去跑过去打招呼。

葡萄牙出租车不收小费。结账的时候,我主动多给了司机点钱,结果司机以为我不认识欧元纸币上的数字,教我认了一通,然后把多余的退了回来?我问:“Tip?”司机说:“Receipt?”我无奈点头说:“Yes. Receipt.”被Columbia一组人笑话是活雷锋。

旅馆门口出租车司机还和我们招手说:Goodbye friends!赚了钱之后真是热情得让人不好意思。没错,我们都是来拯救欧元的!

还好旅馆的人都会说比较标准的英语。

到了旅馆睡了一觉。

旅馆地方很好,就在大海边上。门前海鸥飞啊飞的。

本想睡醒了去支持了一下丁爷的panal,结果睡过了点,只赶了个尾巴。丁爷我对你不错了,上次我的CSE294你还没来呢。

他们搞log的workshop真小,全场就30个人。我开门冲进去的瞬间,仿佛所有人都在看我。

支持完了本准备出去转转,结果开始下雨,所以注册了之后从餐桌偷了瓶水就回来了。

据说Geoff还和YY等人出去转悠去了。这瓢泼大雨的……我就幸灾乐祸吧。

欧洲的插座不一样。考虑到电池就快完蛋了,借了把伞冒着雨去旁边超市花10欧元买了个转接头。一个塑料壳子加几根电线几个小铁片,10欧=13刀=85块,勒大脖子有没有!

肚子已经饿了。看看paper一会儿去晚餐的buffet上洗劫去。有电源有网络的生活就好很多,宅男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