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笔记

我曾经说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好了接受真相的准备。自己说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常常是在说,我只是说出了真相,至少是我自己的相对真相,而你接受不了真相,这个是你的错,是你内心不够强大,并不是我的问题。

这其实是对他人挺残酷的一个责备,仿佛拥有强大的内心是每个人都应该做到的事情。当然,强大的内心应该是可以培养的,但把这个上升为对所有人的标准,好像太过分也太不现实了一点。

而且,即便是同一个真相,也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和表达时机,会产生不同的表达效果。表达方式和表达时机选择的不恰当,虽然可能选的是对自己来说是最自然真实最不加掩饰的那种,也不能说自己就没有问题。交流的根本目的是有效传递想传递的信息,而不是像撒尿一样把自己想说的从体内排出来。这种做法,一没有达到有效交流的目的——不管是不是真相,想听的人反正是都没有听进去——而且也是对别人的不尊敬。尿也是真相,但撒尿有撒尿的地方,平时憋得慌也最好别撒人脸上。

何况你自己也经常犯糊涂犯错误……

把自己放得谦卑点,对别人尊重点,再把天下的复杂都说明白,这是多么酷毙的学者范儿。要有点理想。

把自己的这个混蛋的酸溜溜特质弄清楚,并开始懂得要对不强大的内心抱以宽容与鼓励,可能是我在美国这两年个人心理成长上最大的收获了。

感谢身边的亲人、爱人和朋友。他们都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和伤害。希望我的罪过还可以被原谅。

都二十五年半了,懂点事儿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