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南科大

上一篇文章并不是在批评南科大,而是在批评那个珠峰计划,顺带也可以算是批评一下“全国理”这样的东西。

南科大自己给自己定的使命是中国教育的“去官本位”;我觉得这非常好。而且我觉得,如果真的大学有了这样自由而积极竞争的土壤,可能不需要权力集中力量来培养精英,精英自动就会在竞争中冒出来。何况现在竞争都国际化了,水平的标杆自然就是很高的;而中国本土发展又有那么多有趣而独特的学术问题,从来不愁没题目做;还有那么多盼着高科技的暴发户土老板,拉钱也未必是问题。

而“去官本位”这个东西之艰难,已经不仅仅是教育界内部的事情了,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国什么事情不都是绕着权力转来转去的。

这份创业的艰难当然是香港科技大学那几个职业经理人所不能理解的,虽然他们也挺优秀的。

这份创业的艰难还要一群白头发教育家的老身子骨扛着,真挺不容易的。他们为什么不考虑招点靠谱有热情的理想主义年轻人来帮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