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Flying Fools

今天老板和我谈他去国内的见闻。他说了个国内很火的节目,叫Naked Marriage,但我一听是“节目”就以为是《非诚勿扰》。回来之后才反应过来是《裸婚时代》,真是当时脑袋抽掉了。或许真的自己脑袋里中文区和英文区之间有条沟。

~

火车的事情,让我想到陈丹青说的话:“今天是媒体的时代。”

想要事情变好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通过政治的途径,大家坐下来谈,讨论出一个最好的,按照这个最好的去做。另一个是通过经济的途径,大家都回去做,做好了拿出来一块儿竞争,做得不好的走,做得好的留下来。两种方法都有利有弊,但都比“领导说了算”要靠谱些。

所以,情怀党忽悠有闲的人多讨论讨论公共事务呢,我觉得也不是坏事,就算大部分都不在理吧,在媒体的时代他也是个嘴皮子和心理上的锻炼。工业党闷起来积累实力呢,当然更是好事,甭管是悠闲地在国外还是忍气吞声地在国内,也甭管是乱世投机还是长线投资,能耐人做能耐事,未必担当,但也算是个脊梁的料子。

我只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各种“家长”都能够明白,他们“孩子”的事情,他们只是有权关心,但是无权干涉,他们有权摆事实讲道理,但是无权替别人做决定。绑架他人的决定和行动的自由,无论这个他人是谁,无论是用经济还是感情,都不是好的。确实,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充满诱惑和危险,但恐怕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该飞的总会飞,该沉的总会沉。正襟危坐而惶恐不安的“家长”们蛮可以把日子过得更坦然一些,而不用那么望子成龙,总害怕“孩子”自个儿会走歪掉。第一个飞翔的可能是精英是英雄是传说,但最后带着梦想飞满天空的一定是一群曾经卑微的傻蛋。

Fly, you fools. — Ganda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