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又吵架了

  • 每次老罗和人吵架,我都基本站在老罗一边,而且会觉得吵架对手在老罗不甚好听的词语但牛逼的逻辑和道德之下显得很没水平。
  • 给我的印象是推特上的国人,基本都是反动派。我不喜欢反动派的。对于国内不确定的形式,我觉得推特上的悲观态度和新闻联播的乐观态度几乎一样愚蠢。激烈的政治斗争和经济转型,信息不流通不对称,谁又能说自己看得懂?还是谦虚点显得靠谱一些。何况,上层建筑最终是生产力决定的,纵观历史,真正能让政局不稳的是通胀,而不是意识形态上的斗嘴皮子。
  • 国内有些写IT博客的人,水平在我这个还没毕业的PhD眼里看来真的挺不堪的。“工具反过来塑造我们。”这个基本已经被论断为当年空想工程师的痴人说梦了。软件是技术也是服务。软件工程要是如今还按照马歇尔那个哲学去做,会死得很惨的。那句话或许还是有思想和哲学意义的,但现代软件工程的理论是很不同的了。
  • 当然,国外的IT博客很多也不见得水平很高。毕竟博客所求的是传播和点击量而不见得是靠近真相,水平不够的选手为了迎合读者口味自觉不自觉地会说一些意气而不靠谱的话,这在国内国外都是一个样子。就像我老板Stefan说的,技术博客是不会写三张纸的方法论和一张纸的实验道德讨论的。
  • 其实一个interface谁好谁坏并不那么重要。我有时很怀疑一点点微小的UI区别真的值得那么讨论。只要界面基本说得上明了方便,100个像素还是200个像素又有多大区别?我以为,这种社区型的东西,更重要的还是内容。新浪微博上有趣中文话题的丰富程度,给我的主观感觉,远远超过了推特。“天然”的防火墙屏障把两个语言与成熟度不同的市场分开,国内能有这么一个社会性质的能被大家接受的多元丰富的言论平台,不管话题是明星八卦还是政治教育,这都是好事情。
  • 回过头来我自己猜一猜,有些人喜欢推特,恐怕一来因为那东西毕竟早一些,二来因为那东西毕竟没有什么审查,而他们对会被审查掉的东西或者真的很有传播的诉求或者只是叛逆。于是推特就一好百好地什么都好了起来。不懂经济学的牛仔看起来挺酷的,但说话就未必靠谱了。
  • 同样的道理,我一直觉得代理啊,匿名网络啊,通过这些技术手段来翻墙其实不是什么正路。当然,技术手段也是生态的一部分,是必然会出现的,对生态也是有好处的。但是这种高开销损性能的东西,说到底是经济低效的。正当的手段还是规范立法。那么在规范法制化的路上技术发烧友可以做什么呢?我觉得可以做的一个事情是测量防火墙。比如,能不能给一点靠谱的数据,有在国内有哪些网站不能访问,哪些关键词不能搜索,在时间和空间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是否侵犯了公民言论自由,侵犯到了何种程度?这是一个技术性极强,很有挑战的分布式计算任务。把这些东西量化出来,给那些独立不独立的可能能为网民网上生活利益说话的参选人真实可靠的测量数据,才是有力量的有意义的技术贡献。
  • 所谓黑客文化恐怕已经死掉了。甚至,曾经也可能只是个不靠谱的带着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传说。易中天说,中国人有三梦:明君梦、清官梦、侠客梦。黑客多少和侠客梦有点相似的地方,但其实所谓什么黑客文化本身都是挺不靠谱的东西。当然,西方也有类似的东西,不过人家可能叫牛仔梦。想“拯救”中国互联网,真的,与其费时费力搭VPN,要是真有热情还有技术,不如写个测量framework,收集点无可辩驳的量化数据,对照着国家宪法,扎扎实实地去扇某些政府部门一个耳光。要真正骂到方校长,需要先证明他做的东西是个混蛋。如果能用铁的观测数据证明,被ban掉的东西99%都是无害的,甚至证明ban掉这些信息流通损失了多少经济效益和国民幸福,实际上是推动国家政权向不稳定方向发展,那么防火墙倒下的日子,或许就不远了。翻个墙到国外的平台上搞点小动作扔个鞋子,觉着自己就是个自由战士了,说实话,挺小儿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