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参选人大

最近有些人积极参选人大代表,我觉得这个是个好事情。很多东西的问题,根在政治制度和法律上。我是赞同这个路子的。

有不少人对国内形势持悲观态度,觉得这些积极竞选并不能改变现有形势。悲观者的基本论调是这样的:

  • 国内政治势力已经形成,由来已久,内部利益关系稳固,不易撼动。

我对这种判断是很不赞同的。原因:

  • 首先,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判断,如今党内的思想并不是高度统一的。有证据吗?一些地方的唱红歌就是证据。唱红歌在我看来,是一件很夸张的政治动作,是在创造自己的旗帜,是唱给政治对手看的,是在利用红色文化在寻找自己的旗帜正义。这至少说明党内不是铁板一块,不同的人有自己的风格。当然,我不觉得党内真有哪一派就是完全站在老百姓一边的。政治斗争,底下必然牵扯的都是自己的利益。然而,谁最终站在百姓一边,站在人民的幸福一边,谁就能有一个正义的旗帜。一面正义的旗帜在政治斗争中是很重要的资源。个人在外部的努力或许最终还是难成什么大气候,但是如果党内有人呼应,或许会一些其他的可能性。
  • 其次,民主改革和一些党内高层的想法是统一的。同样,并不是说这些党内高层就站在老百姓一边,而是民主化法制化政治正义化和中国国家在国际上的政治利益是吻合的,是有利于经济结构转型和扩大内需的。有证据吗?作为党外人士,我很难有直接证据。但是,一些旁证是,党内的很多人也都在谈民主。这说明文件精神是下达了的,至少代表着上面的一些想法和意愿。但是注意到这与地方政府和财团的利益经常是冲突的,所以要有所改变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必定艰难坎坷,甚至会刀抢相见,血肉模糊。
  • 综合以上两点,党内部利益关系稳固,不易撼动是不成立的。只要别像晓波那么反动,利用以民为本的正义性,在党内积极争取同盟,我觉得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作为理想主义者,有希望就要试一试。
  • 第三,即便对于倒党的人,不管这个尝试最后成功与否,不管对国内政治势力结构作何判断,这一步都必须要先尝试。梁山都是逼上去的。如果没有人很艰难地试过并失败了在先,关于国内民主体制的很多批评都将是无的放矢。中国宪法里大体上的精神已经是党政分开。党政分开,民主写在宪法里,恶政何称党罪?倒党的人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非暴力的,参选人大代表,参与立法,积极言论;另一种是暴力的,通过暴力方式推翻现有体制。非暴力在政治上是后手势必艰难,但是暴力却势必影响经济发展,影响民生。在两种选择都没有尝试过的情况下,正义的做法是以民生为重,首先积极尝试非暴力方式,并保留在今后使用暴力手段的可能。因此,即便最后有没有能够真稀释人大代表中傻逼的浓度,这一步也必须认真做一下。

常常可怜的是,这些积极尝试政治变革的人,不仅要面对强大的现有政治势力结构,还要忍受着一群悲观主义大嘴看客懦夫的自大与自弃,斗争条件可谓十分恶劣,不知道理想主义的旗帜能坚持多久。能坚持多久坚持多久吧。加油加油。

未来属于乐观的人,因为悲观的人很早就放弃了。未来属于坚韧的人,因为怯懦的人很早就放弃了。未来属于正义的人,因为历史一直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One thought on “关于参选人大”

  1. 说的好,我们要的不是革谁的命,而是希望能一点点进步,逐步实现民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