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工业党情怀党

看到某论坛上讨论工业党情怀党的异同。某人举了个例子,关于知识产权这个问题,像三表那样的属于情怀党,而像肉唐僧这样的属于工业党。

就想起了上次和震哥谈垄断。有些东西如果技术上无法避免,那么法律上也就无法否定。当然我觉得垄断在很多时候技术上还是可以有效否定的,未必就真的无法否定。而好与坏的讨论,也未必总是要依赖技术,或者至少依赖的程度可以很薄。

事情总是要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的,但事情也未必就真会向坏的方向发展。随着信息产权不可避免的淡漠,专职信息生产者的消亡,未必就是一件坏事。或许,唱唱歌,跳跳舞,写写诗,教教孩子,发发牢骚,本来就不应该是一种什么职业。只不过有那么一群人,生在了一个幸运的时代而已,可以只靠写东西就能吃饭而已。这一美好的知识时代随着信息的自来水化,或许不久就要过去了。

如果有一天,电子商务也能像电子出版,或者说盗版,一样高效低成本,垄断资本的规模面对蝗群一样自组织的草根小贩不再有优势的时候,当交易游戏规则的复杂度上界被写进法律的时候,华尔街的末日恐怕也就不远了。

那或许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