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心重

最近自己心事蛮重的,经常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干不下活,睡不好觉。各种各样的事情……其实也挺想调整作息的,只是有时远远近近想考量的事情太多。其实并不是自己总想把问题想明白,而是问题总会来袭击我。你就是这么个人。

这个其实有的时候也不好,想得太多,就算不会影响正常的工作进度吧,作息不规律恐怕终究也是一个折寿的事情。乌鸦嘴说来,要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不仅悲催,还会落个不孝……我在考虑要不要备点安眠药什么的。

有人有什么好的安眠药推荐吗?或者可能其实晚上睡觉前喝点红酒就好了。年纪轻轻二十来岁就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呵呵,也是蛮让人笑话的事情。

人长大的一个坏处就是发现有时不能活得太透明,至少不能对所有人都想啥说啥。这个不是真诚虚伪的问题。有些事,自己想明白了是不够的,还要找个漂亮的方式说出来做出来才行。在这个很多人世间的事情都需要设计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真想明白这个事情,对我这个固执自负的“理想主义者”或者说书呆子,还是颇费了一些时间的。然而虽然想明白了这个事情,但是很多东西其实还是不太懂得怎么才是个漂亮的方式。这个还得多向周围的人过去的人虚心学一学。三人行有我师嘛。

呵呵,我多谦虚。不过其实已经各种各样得罪过不少人了。成见有时是不易改变的。但愿这份谦虚来得还不算太晚。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前几天有一天去跑步的时候,就忽然想到这首诗。这两天处理数据的时候抽空看了看易中天的《品三国》,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一开始看录像,后来觉得录像看着进度太慢就在网上找书来看了。讲道理而不端架子的历史故事是蛮有意思的,也帮自己清理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让自己想清楚了很多未来发展的问题。以史为镜,还是很给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