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文化人

虽然,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也常常越来越觉得,在这个靠体制约束的社会,理想主义越来越难了。但是,每次看到某些文化人批判流行文化的时候,却也觉得恶心。确实,在这个到处都是诱惑的世界,做个有所不为的人要难很多,但是因此就要求特权就太不坚强了。当余秋雨说古时候的各种大家争不过流行艺术的时候,我只想说,那只能说是因为他们还做得不够好。所谓文化人,只有权力要求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但是没有权力要求任何竞争特权。只有这样,才能推动社会整体进步。所谓很多人类文化,其实,都只不过是精英的文化。然而今天,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是属于人民属于老百姓的。每个人都首先只是个小人凡人,都有一个卑微的开始。文化也都要扎根在柴米油盐之中。老祖宗的文化,说到底都是从前的贵族文化了,都应该演变了。尊严不来自矜持出来的荣誉,而来自爱、理性和宽容。

“保护”文化人,其实很简单,先从言论自由做起好了。为什么电视电影里都是古代的故事,我觉得答案其实很简单。有人拍了《活着》,可是不让公映啊……

对于这种不凭理据就来出来代表中华文明的高贵的流行作家,实在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我跟谁都说得来,可是他得愿意跟我说;他一定说他是圣人,叫我三跪九叩报门而进,我没这个瘾。我不教训别人,也不听别人的教训。

 

不过后来想想,其实,也不用这么愤。人家余秋雨这种人的对话对象本来就不是像我这样的人。用一种国学人文的话语体系做些似懂非懂的科普,把自己摆在橱窗里,本来用处就是把你引到店里的橱窗非卖品。常常令我可悲的是,大学里踏踏实实做学问教孩子的各种人文社科老教授,却往往没有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