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国私家花园不许种罂粟

我国宪法里写道”公民有种花种草的自由”,但是刑法里又写道“私家花园不许种罂粟”,结果现实中每家的花园都强迫安装了工程院院士发明的智能监视器:凡是红色的花都用硫酸泼死。

比较有趣的是,有一群较真的人,还专门在花园里种下红色的玫瑰月季牡丹,反正越像罂粟越好,用来触发硫酸,以实证宪法里的“种花种草”的自由是如何被践踏的,并依此推得花草管理局的人都是他妈的混蛋,并依此进而推得罂粟其实是个好东西。总之最后被强调的主题常常是:罂粟何其美!

花草管理局的人脸皮也挺厚。骂就骂吧。而且反正把私家花园的玫瑰花都泼死了,花草局指定的专卖玫瑰在情人节的档期还能赚一笔。

有时,一片口水。

有时,被硫酸泼多了,大家反而都觉得自己家里种的都是罂粟了。

实际应该被过问的:研发和安装监视器的钱从哪里来,私家花园不许种罂粟是为什么,罂粟是怎么分类的,谁说了算,什么能被泼硫酸又是谁说得算,却未必会被过问。

我们应该从口水中站起来。这样大家才能在情人节买得起玫瑰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