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学生工作

晚上在旅馆和hunter,由hunter批判蒋方舟愤青说起,争论了一些关于学生工作的事情。

我的基本观点:中国高校的学生工作组织的工作目的并不是学生利益最大化,而是校方或者院系方利益最大化,并且它带着强迫性,侵犯了学生的正当自由和权益。虽然学生工作可以锻炼一些人的能力,虽然学生工作可以丰富一些人的生活,虽然学生工作可以给一些人带来好处,虽然学生工作并不总是侵犯学生的利益,但是这是一个不惜侵犯学生利益而最大化特权组织利益的工作,因此学生工作不是一个正义的行当。而如果做学生工作的人对这份工作的非正义性在心里没有清醒的认识和负罪感,任凭这种非正义的工作蚕食自己的良心和别人的血泪,那么,学生工作对其他学生弊大于利的,对学生工作者本人也是弊大于利的,对未来的社会发展是弊大于利的。

最后在我的傲娇姿态下,hunter不得不承认我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他亮出了最后的底牌: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一个特权阶级压榨非特权阶级的制度形态,我们不接受又能有什么办法?是,我们可以横相比较一下,美国的学生组织要自由得很多,但是中国的生态结构事实上庞大臃肿而难以改变。我们不得不接受吧。

理想主义要讲现实道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一个院系里组织一个非暴力反学生会的团体。也不知道谁会出钱支持这样的一个团体。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反革命”要从娃娃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