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这不是一部电影。这是一部话剧。节奏、布景、情节、对话,都是话剧。还是现代话剧,满电影的隐喻。老罗说演成了一百二是有些道理的;但演成一百就成另一部电影了。

我很喜欢鹅城这个名字。

有人说英雄理想是孤独的。但是其实,我常常觉得,想站着挣钱的人还是有一些的,只不过这些鸟出生到这个世界的概率小了一些,互相之间可能隔得远了一些而已。

蒋方舟说,这就是一个关于善恶的简单故事,不需要过度的阐释。我同意不需要过度的阐释,但是关于善恶的故事并不简单。摆明哪个是善的,哪个是恶的,的确很简单;做到善的而不做恶的,就是too damn hard了。这些不入红尘的小文青,就是他妈的没死过几回。

又想起V for Vendetta里面:“他利用了我,他利用了你,他利用了我们所有人。”人可能活着总不免要死皮赖脸幽默着点。

我的子弹应该怎么飞呢?

可能得先当上手枪队队长?人家十七岁;我都奔二十七了。

我的子弹应该怎么飞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