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标签和圈子

在校内上看到了这么个视频,蛮好玩的。

不过我觉得里面一个我觉得挺搞笑的说法是:13亿人有4亿是文艺青年了就不会公交车上没人让座了。这个有点太一厢情愿了。文艺青年和有同情心和道德高尚其实是两码事,可能有点关系,但我觉得没那么必然。文艺可能更多的是一个在感性上让人长见识的东西,让你会不得不很夸张地感受一些东西并想得比其他人更多一点,也许也更深一点,不得不去在精神世界探索得多一点;但另一方面文艺也是个容易让人偏执的东西,有时就为了那么一种美或者说“文艺”的感觉,然后为了文艺而文艺,都是感性认识而没有理性批判,脱离现实生活,把问题有时想得很简单,以文艺的名义打倒一切──总之,文艺有时也是个危险的东西。人一偏执了就容易糊涂了;糊涂了就说不上什么道德了。

我个人最文艺的时候应该是在高中。就像片子里说的,那时候有闲散时间,没有那么大压力,尤其是非典放假在家的时候,简直日子过得太文艺了。与其说是想弄个什么范儿出来,不如说我纯粹是无聊逼出来的。当时写的文章可能是我24年多来写得最好看的几篇。四五个小时,改一篇千字左右的文章,现在哪有这份时间和心情……如今的文字更多的是有些流于工具和记录了,思想其实是比当时清晰、理性也和善很多的,但是文字水平显然大不如前了──篇篇都写的不是八股就是谈话节目,蛮差劲的。哀叹一下!

但是当时也很快就放弃文艺的那种虚无飘渺了。放弃的原因主要还是觉得太飘乎了,很多都只是感受,看不清也说不清,而且文艺创作的生活很难说有什么说得上的确凿的价值。就像刘瑜说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靠写文章过日子;我可能即便有那份幸运也会觉得只靠写文章过日子多少有点邪乎──就是觉得不踏实。有人说文艺也有它的价值。对,文艺是有他的价值,但是一个脱离现实生活,脱离社会大众,脱离生产劳动的人创造出来的文艺未必就有那么多价值了。你可以高于生活,但也别太抽象,抽象到无法欣赏是不是?现代社会搞文艺的还挺不容易的;时间精力都搞了文艺哪儿还有那么正经像样的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啊?

片子里提到标签。可能也是这么个回事:很多人其实只是爱那么个标签,爱那么个别人看自己标签时的眼光。仿佛活得高于别人有点超凡脱俗,但是实际上比普通人更需要社会的关注,如果真自己一个人过货真价实的小众生活可能反而会憋死。这么一部分人肯定还是有的。当然他们文艺素养还未必都比较低,也会有很厉害的,只不过他们成为文艺青年可能未必是对文艺的热爱──就像计算机学理论的也未必都是喜欢理论一样──这东西高雅到殿堂之后常常有一种被标榜的满足感。满足就满足吧,年轻人嘛,也没什么大错,当个文青也不容易。不要瞧不起普通人,不要把抽象和误解当卖弄,就好了。

说到圈子,我还真没什么圈子。多少接触的各种圈子还是不少的,搞帮派的搞竞赛的、海外的海内的、有钱的没钱的、文艺的现实的、摇滚的反革命的,哪个圈子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归宿感。可能对我最有亲和力的还是知识界,但也可能只是比较喜欢知识界讨论问题的严肃方式,对知识圈里的生活以及教书事业可能其实也并不是很喜欢欣赏。教书也是一个艺术性蛮强的东西,有时也有种飘的感觉,让人有时觉得钱挣得不踏实,用老板的口头禅说,会睡不好觉的……

其实,咱就当个“独立知识人”,有几个各个圈的好朋友,也挺不错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