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

我是一个挺固执的人。

记得在买车的时候,就有人开始传授经验,说怎么在DMV虚报转手价钱而逃税。

我说:“这样不好。”

他说:“其实查出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就是一个风险和利益的trade-off。”

我说:“这不是风险和利益的问题;这是对和错的问题。”

看来我不仅是一个挺固执的人,还是一个挺mean的人。

记得Lord of War里面军火贩子对自己深爱的妻子说他做的买卖都是合法的,得到的答复:

I don’t care if it’s legal! It’s wrong.

这一刻,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我仿佛看到康德附体,令人不油得肃然起敬。在爱情和自己的良心善恶之间,她选择了良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她不仅是一个女人,而且已经是一个母亲。就像《天下无贼》里的惯盗也会想金盆洗手。或许是孩子会让女人不得不想得远一些。

然而另一方面,年轻的女人却对感性感受有时显得那么缺乏自制力。于是有了海藻,有了王佳芝,有了天下无数的阴差阳错欲罢不能无可自拔。

我有时也总会指出来,像宋思明,像易先生,他们虽然交到女人手里的东西对这些女人来说已经很贵重了,但是却都其实没有什么真实的付出与牺牲。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爱情的定义,但是对我来讲,一个人真爱另一个人,意味着付出与牺牲,就像Arwen爱Aragorn而放弃了自己精灵不朽的生命,就像《泰坦尼克号》中的男主角一样为爱而将自己沉入海底,就像《天使之城》中的天使一样堕落放弃永生。宋思明没有这种爱,他始终没有离开他已经不爱的妻子而给过海藻什么名分;易先生也没有这种爱,他在知道麦太太是间谍之后仍然在死刑执行书上毫不犹豫地签了字。在能拯救他们“心爱”的女人的时刻,他们毫不犹豫地“理智”地选择了对其悲剧命运的顺水推舟。一个强大的男人要占有一个女人可能其实很轻易:他们有讨好女人的知识,也有讨好女人的能力;然而对我而言,他们并不爱,因为他们自始至终没有付出,没有牺牲。不要说没有付出过生命了,就是自己的尊严、社会地位、友情也没有丝毫牺牲过。只是赤裸裸地名夺暗抢和据为己有,当然更不会给女人人格上的平等自由。

当然,我也知道女人也并不是不懂这些道理。只是真到那个关口可能还是会阴差阳错欲罢不能无可自拔……毕竟人家有挡不住的魅力和无微不至的体贴。然而不管怎么说,错误就是错误。不仅道德上是错误,而且选择上也是错误。

我有时不知道怎么才能劝服天下的弱小女人在感性的同时也保留一点固执的是非观,也坚强一点儿讲一点原则。或许可以这样尝试一下:有一天你会成为母亲的。虽然上帝已死,但在wikileak的时代,可能有些历史到头来总会很难隐瞒真相的。你自己可以不在乎,然而,想想你的孩子吧,你希望让他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呢?你想让他成为什么爱情的结晶呢?你可以跟杨逍,可你的女儿却会带着不悔的名字回头替你嫁给殷梨亭。你可以自暴自弃,但是你其实无权这样因为自己的不坚强把悲剧不负责任地扔给未来,扔给下一代的无辜的人。作为一个男人的女朋友而爱上另一个男人,不管怎么说,都不会不是悲剧的开始。作为一个队伍的成员而爱上一个敌人,不管怎么说,都不会不是悲剧的开始。当然我也知道这要求对一个常觉得自己弱小孤独无助的女人或许的确有些过分,尤其在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人真的对她好的时候,斯德哥尔摩或许写在每个人的基因里。然而坚持原则而做正确的事情,不是为了报答谁,报答这个世界什么;过一份道德的生活本身自有它的价值:自己坚强一点挺过去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点更有希望一点点。身边可以很黑暗,但是人自己总是可以发光的。看不到希望而欲罢不能无可自拔要犯错误的时候,想想未来,想想孩子。

何况,即便是艰难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正确的做法。如果你真不爱一个男人,可以离开,但是不能侵犯他的尊严;如果你真不再归心于一个队伍,可以离开,但是不能出卖自己的队友。现代社会的爱情显然不一定对所有人都要求从一而终;觉得不爱了可以分。但是本是神圣的爱情应该让人精神变得坚强,而永远不应该是脆弱的借口。心飞了,负不起未来的责任,还舍不得割舍过去,太自私,也对别人太残酷了。

悲观者的自言自语罢了。恐怕最终还是于事无补的多管闲事;天下的许多女人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还是会以错误的方式扑向一个个宋思明的怀里……就权当是给自己的固执找个说法吧。

One thought on “是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