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市隐

据CY的传言,我们的口语英语老师Martha一天只睡2个小时。妙详僧团一天要睡4个小时,已经让我我已经觉得他们自我要求很苛刻很残酷了。明天我要去找Martha核实一下这个传言真实性去。

其实真实性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我已经很喜欢这个老师了。

高中的时候读《刀锋》,自己就做过这么一个猜测:古往今来,一定有无数天仙一样优秀的人从这个世界飘过,而没在历史上留下一点痕迹。虽然老林当时赞同我这个观点,但是其实当时也只是读一部虚构的小说而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而已。

历史人物都成了解构对象,公众人物都成了文化快餐,天仙却都是市隐传说了。这个世界蛮奇妙的,有时甚至有点颠倒似的。

我也不能大言不惭地说这些人是与神佛更接近的人。但是我确实更喜欢像Martha,像我的教授这样的人。 Kind, nice, hard working, 有理想有品位,有毅力有能力,有自己热爱的事业和丰富的生活,也有无奈有思考有愤怒,但是永远保持着虽然十分职业但是也十分真诚的微笑,极度谦虚,专注倾听别人说话,说话做事情有原则讲道理……有时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这些认真生活的人的滔滔景仰之情。

可能其实是我喜欢的人都会具有不喜欢生活在镁光灯下这一共性吧。

有时无奈而遗憾的是,往往这样的人都很忙。我有时很想能成为他们的朋友,摆脱职业姿态的束缚,好能更真实地去聊一些更深入的话题,但是也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份资格去占用他们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他们身边各种各样的朋友圈子也一定已经很多了,或许不该再打扰他们了。即便

不过也许还是可以试试。陈琦教导做人要主动,好不容易遇到自己景仰的人,要把握机会。嗯,要好好练口语,好能更好地和人家交流。人家练口语是为了去bar搭讪勾引女人;咱练口语是为了在校园里“勾引”这些老头老太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