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竞赛政策

竞赛政策的改革,我觉得,更主要的想法应该是想要削弱畸形疯狂而常常弊大于利的竞赛产业链,倒未必见得是想断送几个孩子保送的路。

现在回头想,全国理招生可能在我们之前就早想停了,但是可能就是考虑到各地的全国理产业链上还有那么多奔跑着的无辜的孩子……然后正好来了一场非典缓冲,全国教学事业暂停,才终于停招下来。

竞赛保送制度从很早就一再改革,这个信号其实真的已经很明显了。

嗯,希望高考的难度能因此适当有点提高。希望各种其他升学途径能公平公正展开。也希望其他更有特色的职业道路能在教育市场上不断增强自己的竞争实力。

世界还是蛮残酷复杂的。虽然我是个竞赛制度的受益者,但是回头客观地说,小时候竞赛成绩好的未必以后就发展的好,以后发展的好未必就真能在这个世界成功,在这个世界能成功的人未必都是你想成为的人,你想成为的人未必真是你能真心喜欢的人,你能真心喜欢的人未必真拥有经得起各种理性感性批判的好的坚强的生活。幸福是一个很丰富的概念;如果温饱解决了,视角或许应该开阔一点。命运的归命运,自己的归自己,好好过日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