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学术男

继“宅男”之后,在LA又被yumuzi送了个“学术男”的标签。我竟然也欣然接受了。

其实天外有天,大部分人肯定总是far from the best的。一方面,在追求卓越的荆棘路上肯定会不断地遭受各种各样的打击。就像yumuzi转述的老林的话,总有一天你会遇到自己的limit,会发现有你自己能力做不来的事情。有时侯也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学术上太认真了,也在生活和感情的有些事情上太较真了,是不是也因此才失去了一些生活里原本美好而自然的东西。追求卓越的狂傲有时想起来就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与狼斗有时也听起来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本来分明要争的早就不是活下去,而是活得好。

活得好就是自己喜欢吗?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问年级前三的唐总为什么不申请出国,唐总给了一个很清澈的回答:幸福有不同的方面,自己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唐总于是留在了国内发展,说到底大概其实只是为了感情。像唐总这样的例子恐怕还真有不少;这总让我有很复杂的感慨。有时不知道到底是谁疯狂。

今天收到了Microsoft的某个fellowship application的reject(btw,我老板的反应是“shocking”,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being nice)。就像当年被MIT waitlist一样,又有一种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感在心中暗暗涌起。其实这些现实世界的评价或许也不用太当真。这种事情,有时候未必就是什么纯客观的评价。就像Stefan说的,找工作时的最起决定性因素的优势是,the people there already like you,和你自己的能力、潜力、价值未必那么绝对相关,所以一时败了其实也不用太灰心丧气。

但其实这种小小的打击还是有些积极意义的,就是能不断提醒自己要谦卑一点地自我push。外在的评价未必客观准确,自己在学术上事业上认真付出了多少自己必须清楚。成功不必在我,奋斗当以身先,功力必不唐捐。理想主义或许是为了温暖这个世界的美好。

自己就是个矛盾的人:一方面想文艺向地拥抱丰富的生活,一方面想经营好瞄着天长地久的感情,一方面想一心一意踏踏实实做学问,一方面自己有时还总是太懒太放松太休闲太不给力。有时精力有限能力有限意志力有限,难免重了这个轻了那个,也常常自责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但不管怎么样,请相信我,我愿把我的一切能献出来的都献出来,献给我爱的人,我爱的事业,我爱的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