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交

睡觉之前看了一个《非诚勿扰》(那个征婚节目)的片段,围观众女性怎么枪毙一个富二代,最后观众还响起掌声(估计多少是有仇富的快感吧)……有时更加觉得不管是人之好还是生活之幸福都是一个复杂而有多个正交维度的东西。财富、能力、涵养、文化、道德、性情,仿佛其实各个维度之间毫无相关性。有些维度缺少是不行的;但是重度偏科也实在是很丑陋。

人都是不完美的,但是可能有的维度很难改变而有的却不难改变。

就像我在MSR的时候mentor是这么大概评价我的:你以后还是很有前途的。你身上有很多还很不足的反面,比如,与同行交流,表达自己的观点,做报告和写作,等等等等……但是这些都不是不可改变的,都是用心花时间可以学习的,而且也正是Ph.D期间应该学习的。你才刚开始,还有很好的导师,自己主动积极一点,还是很有希望的。我见过很多实习生;有些人,就骨子里不适合做研究工作,因为缺乏一些必要而难以培养的品质。

我问:For example?

他说:Like not listening.

就像体育老师会说,耐力和力量是最容易锻炼的,而且练起来很快。不像身体协调性和稳定性,和先天素质以及早期发育很相关,长大了再练就不容易增强了……

财富,相比之于能力、涵养、文化、道德、性情,尤其是在机会满天飞的中国,恐怕是相对最容易积累却也是边际幸福收益贬值最快的。

其实对一个富二代说不的人,未必是虚伪。当然,大不部分人,尤其是大部分女人,恐怕都会基因里写着要喜欢有钱人。然而,一个敢于对自己基因说不的人,就像一个敢于对快感对毒品说不,说“这不是我要的幸福”的人一样,是一个多么坚强多么让人尊敬的人啊。这不是虚伪,而是诚实人性下崇高的神性。我不是一个仇富的人;我只是试图无谓地向那个富二代解释一下,有人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有钱而她们装作不喜欢钱,而是因为您展示的自己似乎显得极度偏科……不管她们后来台下是否会偷偷索要您的联系方式,与很多平凡而幸福的人相比,您未必会拥有一份让人生充满幸福感的爱情。

其实不只是物质财富,精神财富的边际幸福收益贬值也蛮快的。有很多人读过很多书,学了很多知识,看过很多电影,去过很多地方,接触过很多思想,变成了一个精神很富有的人。然而,看看这些人,或者说看看我们自己,有时,似乎也和那些物质上富有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迷恋物质上不断的新鲜刺激,而一个迷恋精神上不断的新鲜刺激。我不是说这样不好;丰富当然是好事。我不是说物质财富或者精神财富没有用;它们当然很有用。我是说,如果,我们要追求的是幸福的人生,就像物质财富的过分积累终究不会大幅度提高幸福感一样,精神财富的过分积累其实也终究不会大幅度提高幸福感。甚至到后来,就是在沉迷于新鲜的刺激,沉迷于在社区里向穷人炫耀自己财富时的自鸣得意,以及沉迷于和其他富人一起把玩攀比财富时的孤芳自赏。有些精神“富有”的人的精神状态,以我对一些人事的印象来看,也以我自己的一些体验来看,有时,就像不懂得谦卑意义的富二代炫耀自己的资本和阔绰一样,并没有那么本质的区别,或者说同样不健康。成绩优秀精神富有事业成功而现实生活仍然不断经历无谓痛苦的人大有人在。

学者并不比商人高贵。

有时我在想,我们这些人(或者就是我?)自我清高的孤独感和给他人清冷的孤僻感,或者笼统的说个人幸福之无法达成与良好社会关系之无法建立,或许是因为我们这些(或者就是我这个?)自命清高不屑孤僻的人,在有些方面过于富有过于幸运,而同时在另一些方面过于贫穷过于悲哀。

听泉》里说,要舍弃清高和偏执。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特别美丽的人。她微笑着看了看我的手相,然后轻轻地对我说:你以后的感情不会再有风雨了。在这救赎的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于是我从此不再贫穷,从此不再悲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