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学术诚实

今天和老板聊天,谈到一个其实很古老的问题。我说,我做调研的时候发现,很多topic,paper里面都是报喜不报忧。常常学术challenge或者说一些fundamental的risk都要自己去详细思辨才能看到,都需要背景知识和理性判断。我就有点抱怨,为什么这些搞研究的都好像这么“乐天”?只知道给自己吹牛皮做广告,而不能客观深刻分析一下这个方向或者领域的缺点,即便是讲limitation也多是防御性的用来堵别人嘴的——和我悲观的性格很不合拍。如果都能主动聊聊局限性多好,我就不用自己再去费劲怀疑判断分析了。这种理性批判,到头来,也是有学术价值的啊。而且这些专门做这个方向的专家,肯定是业界最清楚这个方向苦难和风险的人,他们说出来的批判应该是最可能有理性价值的。如果说,批判容易让人悲观沮丧,那么,就像表达不同意有礼貌的方式一样,表达批判也应该有乐观的给人希望的方式啊。

当然,我想这个和学术圈的生态氛围也有关。批判性的东西——除非你批判的是大家都深信不疑的东西——不容易被会议录用,也不容易拉钱来。要生存,可能就要吹牛皮。然而,让我不解的是,有时,就是那些在学术食物链最顶端的牛校的professor们,按理说应该也总算是功成名就衣食无忧可以做点善事的时候了,可是写起文章来也是那个风格。就像永光在MSRA的时候有一次说的,他们既然不是不懂(而是很懂),只是不写,或者说只写partial truth,这是为什么呢?尤其是在一个新发现新开拓的领域,在一个community里的大部分人还不熟悉的领域,你把大家不知道的东西写出来,即便是批判性的,或者是在预见一些困难险阻,那也是能获得大家respect的啊!

看来有些品质这个东西,可能和人牛不牛,发了多少paper,在什么学校教书关系未必很大。咱只能希望一些理想主义的东西,能因为一些固执的“基因变异”了的理想主义的人,而在一个其实也是个经济生态的学术圈里面形成点有点理想主义的风气吧,或者至少给人点希望吧。不过首先要踏踏实实做research。与狼斗,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