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卡耐基

(和cmu没什么关系。)

今天去逛街。先去逛商店,转上转下没看到什么想买的东西,就出来了。然后去逛书店,只买了一本书,叫《卡耐基处世之道全书》,算是作为我魔术人生的第一步吧。纵观整本书,基本就是讲,怎么让别人喜欢自己和让自己喜欢自己,怎么避免伤害别人的感情和伤害自己的心态。其中的名言是是人是感情的动物,而不是理性的动物。

人是感情的动物,而不是理性的动物。这正是让我对这个世界失望的地方。有的时候这个世界不承认你,其实不是你的错;你是对的,世界是错的。虽然对错是个难说的东西,但是至少你不见得是错的,世界不见得是对的。这个时候,在社会不承认你的情况下还能心里默默坚定地坚持自己的观点,其实是一种宝贵。

爸爸大概三四年前和我推荐过卡耐基。那个时候我正在人生最彷徨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好的生活,不知道怎样判断什么是好的生活,更不知道如何追求好的生活,人生观世界观摇摆不定,心里空空荡荡,各种观念在心里冲撞,但感觉哪一个都不是源自自己思考的,哪一个也都不是我想要的,无论师长还是同学没人能满意地回答我的一肚子问题。大概正因此后来才很喜欢哲学,因为哲学给了我一把理清自己见闻和感悟的梳子。我是个有洁癖的人,哲学教给了我怎么收拾屋子。

当时爸爸给我推荐卡耐基,说我应该注意积累人脉,多称赞,少挑刺。我当时脑子里的反应就是这是一派胡言,完全是歪理邪说。当时自己很傻很天真,觉得做事就要做绝;人不正,事是做不绝的;因此,做人就要做正。所谓积累人脉,难道不就是靠关系投机取巧,没有真功夫,怎么可能真成大事情?有了真功夫,只要足够深,总是能成大事业的。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还真是好年轻,还弄得爸爸很不高兴,说我听不进去逆耳忠言,还没听到人脉理论的具体内容,就已经彻底否认了。当时自己还觉得这个是原则性问题,是不能含糊的。那时候还坚定地相信世界终会是公正的,正义总是能彰显的,相信只要刻苦努力与心地善良就会有所回报甚至有所成就的。现在想来,当时真小;但是,我之所以是我,lonnie之所以是lonnie,可能也因为自己这方面的一些固执与任性吧。

后来,对世界的肯定一点点动摇了,因为看到了很多很可爱的人,在做着一些可能看来很平凡的事情,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失望而不愿意去趋之若鹜地追逐。比如说我们高中时的一个外教,其实似乎很有思想,逻辑思维很好,人也很善良,但是自己一个人离开美国来到中国体验生活,白天教书,晚上看书,生活似乎简单得很,言谈中透着深深的对人性和世界的失望,以及对自己安乐生活的满足和热爱。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多么诚实面对自己的人啊。

如果说,人是感情的动物,而不是理性的动物。面对这样的事实,追求理性的人,应该失望吧。信奉一种经得起实践考验的理性方法论和价值观,却被一个荒唐的欲望世界摆布着;追求理性的人,应该失望吧。世界终究不是真理的世界,而是人的世界。

直到前几天,我发现技巧其实可以是中性的。善人用之以为善,恶人用之以为恶。追求理性和真爱当然很重要,但是其实人生绝大多是时候还是在与人游戏而已。玩世无罪,罪在不恭。既然要活下去,问心无愧固然重要,活得太苦却也没有必要。

所以从今天开始,研究卡耐基。

不过,看这么一本书,真是感觉像是如履薄冰,处处艰险,仿佛稍微把持不住正念,顿时就会走火入魔一样。不管怎么样,我已经说过,活着除了名利追逐和相互屠戮之外还应该有点别的,闲着也是无事,就当把玩吧——不过想想还是有点怕。

或许,五年或者十年之后,会呈现给大家一个天天面带微笑分外和善,再不会尖酸刻薄好为人师,还时常带点幽默的lonnie同学。不知道各路朋友和冤家,是会翘首期待呢,还是会嗤之以鼻呢?大概多半还是会不屑一顾吧——你还不算一根草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