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英雄

记者:后来你接受采访对媒体说过一句话,你说你对《英雄》有点后悔的,你觉得可以拍得更好。
张艺谋:对,有一两个细节如果当时我们想到了没拍。
记者:那个片子在视觉营造上,确实是一个非常巅峰的状态,这个大都承认,可能比较集中的意见,实际上是一个价值判断。
张艺谋:对,就是帝王,王权的价值判断。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是大王杀,大王杀,就是这些个人民,陈道明在中间,我们拍完以后,当时我们想补俩镜头。
记者:什么镜头?
张艺谋:陈道明掉着眼泪一挥手,万箭齐发,给李连杰射死了,陈道明厚葬完了,结束了,我想拍这个:800个穿黑衣服的大臣突然哈哈笑起来了:“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陈道明仍旧不动声色,“厚葬!”,两个镜头。他就颠覆了故事。
记者:相当于把秦始皇所有的这些理念给它消解是吗?
张艺谋:对,又躲过一劫,这大概是拍个四五秒钟的画面,“哈哈哈哈,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陈道明仍旧是这张脸,还有泪痕,厚葬,完了。
记者:带有强烈的讽刺之意了。
张艺谋:如果我加上那两句话呢?这个故事整个就颠覆了,连那个主题也颠覆了,就皇帝为天下和平都颠覆了,它是一个圈套,你还让李连杰傻呵呵出去了,要献身了。
张艺谋:要拍那个镜头,加上那个镜头,可能很大程度上,所谓对价值观的批判就不存在了。当然还会有其他的。
记者:但您那一瞬间动摇了
张艺谋:对,那一瞬间我有这个方案,但是没拍,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我举这个例子说明我不是个思想家,我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这下打准,这一下没打准,其实是很感性的东西。你看一个电影,你真不要求全责备。

(致都督:对不起,我不听话,没早睡觉……其实是洗了个澡,在等头发干一干——都是借口。)

这段谈话蛮有意思的。想当年自己看《英雄》的时候,回来也哭得一塌糊涂,满脑子都是理想主义的悲观情节。我还和林老师说,说《英雄》多少讲了想做事情的人的一些心声,觉得自己挺有共鸣的。老林撇撇嘴,微笑作不置可否状,转说视觉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把理想解构开来看,有时就是很荒谬……几秒钟的镜头,马上从复杂的理想主义转成简单的存在主义……人死都死了,哪儿那么多说道,老老实实厚葬了就是了。

世界时空的不动声色有时真是让人怀疑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