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记者:后来你接受采访对媒体说过一句话,你说你对《英雄》有点后悔的,你觉得可以拍得更好。
张艺谋:对,有一两个细节如果当时我们想到了没拍。
记者:那个片子在视觉营造上,确实是一个非常巅峰的状态,这个大都承认,可能比较集中的意见,实际上是一个价值判断。
张艺谋:对,就是帝王,王权的价值判断。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是大王杀,大王杀,就是这些个人民,陈道明在中间,我们拍完以后,当时我们想补俩镜头。
记者:什么镜头?
张艺谋:陈道明掉着眼泪一挥手,万箭齐发,给李连杰射死了,陈道明厚葬完了,结束了,我想拍这个:800个穿黑衣服的大臣突然哈哈笑起来了:“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陈道明仍旧不动声色,“厚葬!”,两个镜头。他就颠覆了故事。
记者:相当于把秦始皇所有的这些理念给它消解是吗?
张艺谋:对,又躲过一劫,这大概是拍个四五秒钟的画面,“哈哈哈哈,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陈道明仍旧是这张脸,还有泪痕,厚葬,完了。
记者:带有强烈的讽刺之意了。
张艺谋:如果我加上那两句话呢?这个故事整个就颠覆了,连那个主题也颠覆了,就皇帝为天下和平都颠覆了,它是一个圈套,你还让李连杰傻呵呵出去了,要献身了。
张艺谋:要拍那个镜头,加上那个镜头,可能很大程度上,所谓对价值观的批判就不存在了。当然还会有其他的。
记者:但您那一瞬间动摇了
张艺谋:对,那一瞬间我有这个方案,但是没拍,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我举这个例子说明我不是个思想家,我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这下打准,这一下没打准,其实是很感性的东西。你看一个电影,你真不要求全责备。

(致都督:对不起,我不听话,没早睡觉……其实是洗了个澡,在等头发干一干——都是借口。)

这段谈话蛮有意思的。想当年自己看《英雄》的时候,回来也哭得一塌糊涂,满脑子都是理想主义的悲观情节。我还和林老师说,说《英雄》多少讲了想做事情的人的一些心声,觉得自己挺有共鸣的。老林撇撇嘴,微笑作不置可否状,转说视觉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把理想解构开来看,有时就是很荒谬……几秒钟的镜头,马上从复杂的理想主义转成简单的存在主义……人死都死了,哪儿那么多说道,老老实实厚葬了就是了。

世界时空的不动声色有时真是让人怀疑人生啊!

9 thoughts on “英雄”

  1. 额……忍不住跳出来说一句,老谋子的电影,除了视觉效果一无是处。您在片中看到的所谓理想主义,其实是您自己。

  2. 对于不诚恳的导演,谈不上什么艺术上的宽容与不宽容。试图驾驭自己驾驭不了的题材,想表现他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情怀,绕开敏感的话题,利用所谓的中国文化来玩儿他的视觉艺术。从此人的生平和经历来看,我觉得《红高粱》类的电影还算诚恳。其他的,就是在装那啥了。
    对于您能够从《英雄》想到理想主义,我只能说您是个非常好的观者。

  3. 其实我真挺不愿意和您吵架的……

    您对他的批评也许有道理。但这不是不宽容的理由。

    没有不诚恳的艺术;只有不诚恳的观者。艺术创作都很难脱离自我。人家拍个电影,你不喜欢,也没人逼你来看。

    对于艺术尝试,可以批评,哪怕给不出建设性的。您有您骂的自由,但也要注意点骂的地方。忍不住在别人在作品中探险的时候跳出来说“一无是处”。就好像别人自己在角落里夹起一道菜,尝到嘴里吃进肚里了,您非要冲过来说这吃的除了颜色像麻酱,其实都是狗屎……请问,是谁在装那啥?

    我能说什么呢?“您在片中看不到所谓的理想主义,其实是您自己心里没有理想主义吧。”您喜欢听别人对你这样作不公正不负责的断言吗?

    何况,您即使批判了那么多,也没有说出为什么片子里看不到理想主义。

    《英雄》的主题我觉得很简单,就是一个所谓正义概念的不断的自我怀疑反省与自我复杂化,以及这个过程中很多的矛盾和牺牲。而这几乎是理想主义者面对现实冲突时候的必然心路历程。就像一个人小时候厌恶政治,向往简单的生活,但是长大才慢慢发现要真正有简单的生活,必须通过政治一样。

    下次您再多忍忍吧。

  4. 我承认我对我观影感想的表述比张艺谋的片子拍得还烂,还不诚恳,您删了它们吧,O(∩_∩)O谢谢!

  5. 智者你的评论别删了,说得不错,比那个影评说得好……

  6. 介于你不删我的评论,觉得还是有必要补充一些,不然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很二。

    首先,我对张艺谋拍《英雄》,《十面埋伏》这一类的电影有很深的成见,所以看到您被它感动成这样,有点情绪激动。没有考虑到您的品味这道菜的心情,我很抱歉。

    其次,关于“您在片中看到的所谓理想主义,其实是您自己”这句实在不是在批评或者贬损您,相反却是在赞扬你是一个好的观者。可能引起了误解,我解释一下。我记得莎士比亚说过(纯粹是因为脑袋里就想起这个人了,不是为了装B而说他),他都不知道什么算是好的作品,因为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会将作品本身通过自己的经验感受进行再加工,再烂的作品都可能因为读者丰富的情感和体验而使其有美的感受。我并没有否定说这部片子中看不到理想主义,您看您就看到了嘛,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猜测张艺谋拍这部片子不是为了讲理想主义。

    您说“没有不诚恳的艺术;只有不诚恳的观者”,这句话没错,只是我压根就没把《英雄》当成艺术品,在我的定义里,它就是一部商业片。想到您可能又要质疑关于艺术的定义,我还是再多说几句吧。在我的体验里,艺术这个东西,在西方,从柏拉图时代起,就被赋予了言说真理之职。在中国文化中也一样,“志道、据德、依仁、游艺”,是儒家对艺术的本质规定。一开始,艺术一直都与宗教和政治息息相关,直到现代,艺术才脱离了宗教意义和政治意义,有了自主的理念,成为艺术家一种自我意识的追求。然而,艺术现在还有一个新主子,就是市场。不能苛求艺术家们与市场决裂,然而,起码不能为了迎合市场而出卖自己的美学标准。以审美的标准来看《英雄》这部片子,我确实不敢把它归于艺术品,因为它既没有言说真理,也看不出艺术家自我意识的追求。

    此外,我说的是导演不诚恳,并没有说艺术不诚恳。为什么我说导演是不诚恳的呢。是因为我认为张艺谋可以拍出好的电影,比如《红高粱》《活着》,近期的《山楂树之恋》也勉强算。从张艺谋的生平来看,我觉得他对于这一类的题材有着更深刻的体验和他自己的体会,能将细节拍得真实而饱满。然而,《英雄》这类的片子,除了玩玩画面效果,其他的我觉得他无能为力。至于主题什么的,可以再探讨。

    最后,我也想坦诚地说一下,当初看《英雄》是高中,也被它感动得一塌糊涂,嗯,是真的。可是,可是,当我看了越来越多的好电影,知道了越来越多的诚恳的导演以后,我觉得自己被它骗了。所以,现在看到还有人在感动,情绪容易激动。

    虽然上次不知好歹给你推荐书被您教训了一顿,这一次,我还是想说,您可以尝试看看这些人的电影:伯格曼、费里尼、塔尔科夫斯基、布努艾尔、黑泽明,杨德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