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接触的艺术

这是我们高中时写过的一个话题作文题目。记得当时有很多同学都写成了议论文,说接触讲究艺术,但是又不能虚假云云。

我小的时候人缘不怎么好。现在人缘也不怎么好。我是不太懂接触的艺术的,和有些人打交道总是像冤家一样。常常想起我的各路冤家,就觉得心里打了很多结一样。

小时侯人缘不好,心里就打结,很是烦恼,然后自己到书店找过一本讲青少年社交礼仪的书。里面讲很多很细琐的礼仪之道,比如说衣服要怎么穿,头发要怎么梳,见人怎么打招呼,走路怎么走,喝水怎么喝,恭维人怎么拍马屁,批评人怎么委婉等等等等。当时看罢一些,我就觉得很不屑——分明都是在教人演戏嘛。我本想骂你,可是我懂礼仪,所以就要嘴上绕着弯骂,其实心里还是骂你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所谓礼仪似乎就是教人怎么人模狗样的虚伪起来。

于是青少年社交礼仪就被我抛弃了。并且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里鄙视礼仪教育。

后来看了本书叫《相约星期二》觉得就有道理多了。那是一本教导人如何去爱别人的书。看完之后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也开始爱别人爱世界了,好像经常助人为乐,做了不少心安理得的好事,心情也很愉快,而且似乎人缘也好了一些,仿佛周围有好多男孩子女孩子做朋友都绕着我转。

那时候我就更加鄙视礼仪教育了,并且相信爱这个东西很好。对人虚伪地很好,不如自己从心底善良一点,豁达一点,有些东西似乎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了。就仿佛一个信教的信徒,只要虔诚到了一定境界,眼睛就自然清澈了一样。

然而,这种爱的感觉虽然很好,但是还是挺肤浅脆弱的。很多人不喜欢《相约星期二》。比如说我曾经的某位同桌就说里面都是说教,其实没解决实际问题。大概她是在指实际问题都会比里面一个要死了的糟老头子要复杂得多吧。有各种利益、正义和情感的纠扯,要说爱哪又那么容易。她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后来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慢慢的消磨了我从《相约星期二》里面感受到的那种对爱的热情。很多事情接二连三的让你失望,现实很残酷,人们——包括我在内——很无知而懒惰。而我又渐渐悲观冷漠起来,希望变成失望。Human-beings are hopeless.

于是人失望悲观地活到了今天。春节晚会看魔术,觉得很有意思。晚上没好好睡觉,在网上找魔术的教学视频。只觉得魔术就是在想方设法糊弄人。就像当年我唬弄我们高中班某个老实同学说轻轨是在天上飞能碰到月亮一样。魔术简直就是在不择手段地欺骗你,唬你没商量。然后你还傻傻地明知道是假的还信以为真,还往骗你的人脸上贴金,称之为高超的艺术。一个个女孩子为魔术师骗人的魅力而无限倾倒,魂牵梦绕。我忽然觉得很被颠覆。

技巧本身是中性的,并不等同于虚伪。

社交礼仪本身是中性的,没有善心是虚伪,而有善心就是风度。戏法本身是中性的,心怀不轨是诈骗,而心间清明就会成艺术。性交技巧是中性的,没有爱是淫妓之道,而有爱则是美满生活的润滑剂。

再进一步,有的人只醉心与奇技淫巧,舍本求末,是有坠入魔道的危险的。而有些人只看重本源的修炼,而忽视了技巧,结果有时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而有些人二者并重,将立道根本练得炉火纯青,而技巧也熟识到了无招胜有招的随机应变——这样的人才是大师。

我曾经觉得自己什么都看透了,已经可以死去了。万事殊途同归,不过如此。可是现在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别有洞天,大有可为。人性固然还是那么不完美,不过没有关系;还是有很多事情很可以玩一玩的。

我要开始我的第二个生命:魔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