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爱复杂

记者:你希望你爱的人基于何种原因爱上你?灿烂、还是幽暗?不要说全部。
刘瑜:虽然你规定不能说全部,但我还是希望别人能欣赏我身上的复杂性,主要是我也不可能爱上一个对复杂性没有理解力的人。

前几天和某人吵架。当然某人可能只是随便说说,而我却比较认真吧。吵架的主要内容是《早上好》是不是一个优秀动听美丽的歌曲。某人说他喜欢这首歌,我说我不喜欢。我生气的主要原因是这个人批评我不懂得欣赏,并且倚老卖老,好像我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似的。

总的来说,我是个相对于单纯干净而更偏爱复杂深刻的人。至少现在是。

小时候也有一段在另一个极端,喜欢单纯干净,向往简单的隐居生活,最喜欢最希望遇见最想要成为的人是小龙女。其实现在也多少还有类似的情节。如果摆一个“远远寂寞自由自在”的恬静生活在我面前,我还是会颤两颤的。

对于单纯干净的批判很简单:一种过于个人英雄主义的向往,在外部世界和内部人性的复杂性面前,几乎必然将爱得不够广袤,活得不够坚强。

我们高中是没有高考的,但是有一次模拟的高考。我记得那次高考我又很装蒜地写了一篇象征文。故事很简单,写一片叶子,生在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然后来一阵风暴,枝繁叶茂不再枝繁叶茂,然后又重新枝繁叶茂,故事就完了。基本就是一个迪斯尼《火鸟》的劣质文字翻版。当时很幸运地拿了一个59分,满分60(不是老林批的),老师的点评是:写得不错,但是高考作文目的是拿分,因此要点题,不能这么含蓄,否则风险太大……

总之,爱生命,更爱重生。没有损毁,也许就不会有挺拔的成长。

某同学说,更喜欢上篇里面的“小女孩”版,理由:没有过多的技巧修饰,就是靠旋律的优美和声音的空灵感动听众。这个我蛮不赞成的。那小女孩演唱功底是相当深厚的,明显经受过很专业很长时间的训练,这么成熟的表演台风、声线控制、灯光舞美、化妆着装、以及出场前的造势,简直到处都是技巧!当然,演唱技巧上的相对缺乏可能更容易突出感情的真诚,但歌唱态度真诚和技巧运用其实本是两个正交的东西,只不过可能大部分人在经过了太多的技巧训练之后,往往就已经疲惫而玩世不恭不再那么真诚了,或者会为技巧而技巧。挺可悲的。

然而我觉得更可悲的是年轻单纯的人有时还要承担已经不再单纯的成年人对单纯的美好向往,也因此创造出来了一个贩卖单纯的市场。单纯如此珍贵,我们应该保护她,应该小心不要贩卖她;她将来会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个复杂的世界的损毁和考验,不要过早地用来自复杂世界的不必要的关注制造莫须有的幻觉。才10岁啊。消费单纯多少有时让我觉得有一点罪恶感。相比较而言,消费苏珊大妈就让我觉得好受一些。

我对“小女孩”版的更主要的批评其实是降key多少篡改了原作。

不是自己不喜欢孩子。只是我已经是一个复杂的人了。比如看Wonder Girls,每次我更多看到的不是5个年轻女孩子的打情骂俏,而是整齐划一的动作,独具匠心的舞蹈设计,近乎完美的舞台运作……对JYP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对这5个女孩子的人生前途,多少还是蛮担心的——不过至少人家从此吃喝不愁了。

嗯,听着似乎挺假的,你丫的就是一多管闲事的北美猥琐男……大伙儿爱信不信吧……

《早上好》这种没什么技巧的装纯,我可以当儿童歌曲欣赏;非说这叫积极乐观的浪漫主义象征,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