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

每次听O Mio Babbino Caro都热泪盈眶。

那个小女孩降key唱这个,还那么受欢迎。年轻朝气的脸蛋就是有吸引力。有时候也不知道年轻人这么早走进公众有没有被捧杀的危险。不过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常有人感叹古典优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商业大潮之下再难有那么伟大的作品了。其实我也怀疑所谓古人是不是其实思想真有那么深刻从容。从当代到现代到后现代,从只知道传统地欣赏和谐到具有分析语词解构来龙去脉的能力,我们的思想世界应该是进步了的。当古人在灵感神来的一刹那写下这些作品的时候,他未必真有我们这些现代社会下更加复杂纠结的人在现下再听到这些旋律时那么思绪万千。看看歌词,其实也不过是在说一场没结果的单相思;然而音乐本身却如此纯净美丽悲悯,以至于有一种超越时代超越情境的力量。我相信,一个思想上经历过苦难、险阻、风雨、折磨、颠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与一个单纯简单未经世事的人,在面对这样一份纯净美丽的声音时,所体会到的美是不一样的。经历过苦难的人会有一种别样的对美的珍爱与感动。就像自己小时候,听到同样的音乐,自己很难哭出来;但长大之后,听到如此优美的音乐,自己很难不哭出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