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娱乐圈

有些惊奇的发现,电影电视里的女主角已经很多都比我小了。比如《永不消逝的电波》里面男主角的那两个女人,演员都是1987年出生的。有时心里还总感觉好像小时候似的,觉得电视里演戏的永远都是叔叔阿姨。这一转眼好像就都快变成小妹妹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那些男演员,却都似乎不太容易找到生日……可能是人们不关心?

今天去跑步的时候想到《相约九八》,琢磨那套和声的编排——现在那英和王菲都似乎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相约九八都是一十二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才十二岁……不到。

春晚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歌曲很少……《相约九八》算是一个,另外就是某一次在敲钟之后几个小牌演员一起唱了一个歌,前几句很好听:

在冬天的最后几天里
我感觉到春天的气息
就像久别重逢的情人
就像温柔浪漫的你

我就记住了这么几句。今天才搜到了原歌(感谢Internet)……没印象中那么好听,而且似乎我自己把人家前四句的调子给改了……我觉得我改过之后的还更好听点。哪天可以考虑自己按前四句续一个。

回北京的时候和北影某初中同学吃饭——娱乐圈的人。我还感慨了一句:哎呀,我还有个在娱乐圈的同学。她回头对我感慨了一句:哎呀,我还有个清华毕业的同学呢……不是一个圈子的。就像那些名演员的博客,我都觉得基本不能看一样……

术业有专攻,有人专门贩卖思想,有人专门贩卖脸蛋和表演;甚至,有人专门贩卖面孔,有人专门贩卖声音。都是假的。有的时候自己就会产生幻觉,觉得世界上真会有长得那么好看精致的理想主义者——好看都是化妆出来的,理想都是表演出来的。

看来娱乐圈咱们还是只能在外面看看。真迈进去,看到戏外面,什么就都不是那么回事了。

知音难觅啊。

我其实并不孤僻,简直可以说开朗活泼。但大多时候我很懒,懒得经营一个关系。还有一些时候,就是爱自由,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知音难觅。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人。这句话的谦虚版说法是:很难找到一个像我一 样神经错乱的人。

有的版本的《队伍》里之前还有这么一段:

我曾在日记里大言不惭地写道:出于责任感,我承担了全世界的孤独。我的意思是,我不但孤独,而且我的孤独品种繁多、形态各异:在女人堆里太男人,在男人堆里太女人;在学者里面太老粗,在老粗里面太学者;在文青里面太愤青,在愤青里面太文青;在中国人里面太西化,在外国人里面太中国….我觉得上帝把我派到人间,很可能是为了做一个认同紊乱的心理实验。

我觉得这个排比对我也一样适用:男人里太女人,女人里太男人;学者里太老粗,老粗里太学者;文青里太愤青,愤青里太文青;中国人里太西化,外国人里太中国。(我回北京,老嫖同学都说我有西方人的味道了……)我还可以再加几条:文科生里太理科,理科生里太文科;懒人堆里太勤快,勤快人面前又显得太懒;在穷学生里太奢侈,和奢侈的人比又太穷;理想主义者面前太现实,现实的人面前又太理想;宅男里显得太爱运动,和爱运动的人比又太宅……

一望无际,泛而不精,神经错乱。怪不得知音难觅呢……你们全国理培养出来的四不像。

岁月流逝,就像我的头顶总有一天会长过自己的头发一样,我的岁数也总有一天会长过永远年轻的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