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死磕对象

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我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死磕对象。就是总会有一些人,在一段时间,就是和你很别扭很别扭,什么事情都要和你死磕一样。什么是死磕呢?简单的说,就是你其实不恨他,顶多就是觉得他不那么可爱,或者有点小讨厌小怪异,但是他就是恨你似的,特别特别恨你一样,会毫无缘由的骂你打你对你翻白眼。你跟他说早上好,他跟你说操你妈。

这样的死磕的人,我往往当时都是很怕的。但是经常这样的人还似乎总在你身边似的,他或者就上课坐在你的旁边,或者常常在你身边出现。于是幼小的心灵受到恐怖的摧残。小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时,还经常很天真地会想怎么才能对这种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从此化敌为友。甚至会很生动地想象一个充满阳光的教室里,我对他说了一堆感人至深发自肺腑的话,然后他和我说对不起,我和他说没关系,然后两个人笑笑从此成了好朋友。只不过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我似乎也是尝试过的,但是应该是还没等我说完,人家就骂我是傻逼了。自讨没趣。

不过死磕其实也就局限在一段时间上,比如说小学和你死磕的人,到了初中,见面也会跟你很友好地微笑打招呼。高中和你死磕的人,到了大学,见面也会跟你很友好地微笑打招呼。不知道时间老头子在他面前说了我什么好话,比我在床上精心设计的似乎有用许多。

而且更奇怪的事是,许多年之后,往往记住的都是这些讨厌难缠的死磕对象,都一个个印象深刻,阴魂不散。小学时候的有好些一度在一起玩的很高兴的当时人缘很好的人,现在有的甚至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更不要提什么身材相貌。当然一起度过的很多美妙时光是依稀记得的,但是人却很多都忘记了。然而这些死磕对象,他们打我骂我的翻白眼嘴脸却还很清晰,他们的身形和名字,欺负我时狰狞的笑容和鄙夷的眼神,难以磨灭。他们没有给我留下过什么好的记忆,然而却在记忆的深度上占着优势。再加上他们以后还会笑着和你打招呼,简直就是从此难以忘却。真是很没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