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再谈小波与相关

有些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面对世界的复杂性,我们都应该谦虚一点。

关于两党制,我的观点很明确。中国国土上不存在也难以形成除共产党之外的第二股强有力的政治势力。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足智多谋坚韧不拔实事求是政治斗争经验丰富的共产党是历史的胜者,并且将依然是胜者。我一直不看好任何党外的政治变革企图——温和的不看好,激进的也不看好;我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党内。您想切身最大化地参与促进中国政治改革吗?请先入党。

民主和法制进程的根本推动力量不会是几个知识分子的启蒙,不会是几个非政府组织的折腾。在唯物主义史观中,历史最终不是一两个思想巨人推动的;相反,思想巨人都是被历史推动,被历史造就的。一个奖励少数人的和平奖,几乎必然与世界和平的正解还相差甚远,几乎必然只是一种安慰。当然,摇旗呐喊助威也是有积极意义的,也是一种力量。但是,助威的人请谦虚地认清自己的历史地位,你们不会是根本力量。

我和刘瑜一样,对人们心中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是悲观失望的——世界上的理想主义者总是如此孤独。然而,市场经济的全球繁荣,让我至少对人们的自私自利还抱有一点信心。推动民主和法制进程的根本力量,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说,几乎必然是不断发展的生产力和落后的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在国家内部体现在房屋拆迁、农民工城市化、子女教育、医疗保障、公共设施建设等等关乎千千万万个人切身利益的实际生活问题;在国家外部体现在环境污染、资源调配和全球经济贸易的多方博弈。这些经济上的压力,才会是推动中国国内政治改革的最根本原因。如果不改,总有一天会死掉的。不断解放的生产力和落后的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是客观矛盾,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和什么人执政没什么关系。什么人执政都得改。当然改起来肯定会疼,但是不改就是死。一个关乎生死的问题,是不允许失败的。大家说到底都在一条船上,沉了谁也跑不了。

不过,小波的因言获罪,在“言”和“行”的尺度划分的法理上,我觉得是很值得探讨的。央视的法律节目哪天能对此做个客观的科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