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想入非非与自我认识

刚才和人探讨爱情,就又想到了这个以前自己的帖子。有时候你自己觉得自己郑重给的承诺,承诺说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就一定能遵守。但是是真的吗?

如果你和她异地呢?你说这个没问题。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你又遇到一个女子呢?你可能不会当回事。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呢?你可能也会溜号一下下吧?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爱你如烈火的女子呢?你可能也会动摇一点点吧?

……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身材一流曲线,就坐在你隔壁实验室,热爱哲学,读书无数,通情达理,做得一手好菜,从不嫌做家务麻烦,和你还能一起讨论学术、政治、经济、文学、古典音乐,会弹一手漂亮的钢琴,对任何人永远是Alicia一样的微笑,脾气温柔得一塌糊涂从来不生气,经济独立,家庭环境自由宽松,拥有待你如亲儿子的爹妈,待你的爹妈如亲父母,出生在古色古香的传统中国文化家庭,而且爱你如烈火,却仿佛丝毫不在乎你爱不爱她的女子呢?

哼哼,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你爱的女朋友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凡人吧?总有个价吧?

某个人说这是没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个不会发生,你就自己无限意淫想入非非吧。然而正因为这个事情现实很难发生,做这种道德假设才有意义。不把事情想象到极端,怎么深刻了解人性?如果这个事情发生了,我们都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应付,至少对自己的道德品质有个清醒而诚实坦白的认识,有些现实中的痛苦或许并不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说不可减轻的。不能总等到悲哀的事情都真发生了才想要怎么解决是怎么回事。道德假设是有很重要的自我认识意义的。

好,那我们就真来假设了。哎呀,想想比如一年前,要是真有个最后那一段那样的天仙爱我,比如说她可以让我帮她一个小忙,然后借口说要报答我请我去她家吃饭,然后你说我该怎么拒绝?我肯定自己心里特别纠结:你显然喜欢这个女生,因为她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类型,而且她也似乎特别喜欢你,她还这么可爱美好,现在她要开始勾搭你了,这是不对的!!你要远离啊同学一定要远离啊,越早越好,晚了自己就坚持不下来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这你要是一上她家吃饭去了,不一定什么事情就发生了,你被灌点葡萄酒能把持得住吗?你行吗你?赶紧,不许去,不能去。然后你可能真就找个借口不去了。但是心里还会觉得似乎这样太绝情了,对不起她,甚至有点希望放学想见到她和她平静的聊聊。然后她知趣地似乎没有再纠缠这个事情,但是似乎对你越来越好,结果你见到她自己越来越不平静。然后你觉得这样不行,你会把这个事情报告你女朋友,你会说,这边有个女的很好,天仙一般,没有任何缺点,似乎很喜欢自己。然后你女朋友会吃醋当晚和你吵一架,然后你自己一个劲儿解释,忙着安抚女朋友,恢复和女朋友过分真诚带来的可能不一定必要的伤痕,责怪自己不坚强不讲究方法不知道循序渐进又过分真诚,几乎晚上就没睡。第二天自己会觉得很疲惫,有时真想和女友分了然后和天仙继续算了,但是这个时候道德感又会涌上来责备自己,对自己人生历史上见到的一顶顶绿帽子与不守信的爱情的憎恶一下子涌上来。最后,自己决定鼓起勇气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戏,把这个天仙同学约出来进行了一次深入谈话与摊牌,先夸她一顿,真诚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她的赞赏与爱慕;然而:我是有女朋友的人,爱情不是买菜,我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承诺把心交给了另一个人,您来晚了(我其实也有点恨您来晚了),我必须对她负责,我也很爱她,和她有曲折但难忘的共同的过去,爱情得专一;然后发张卡吧:您是个好人,或许我也不那么配您,您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blablabla,blablabla,总之是一句话:您是很有杀伤力的,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这不对,您饶了我吧。这时候,希望她能善良知趣一点的直接拎包走人从此从我的世界中干净消失,并不让我看到她的一点伤心,让我只会为自己的拒绝感到遗憾而不会为自己的冷漠感到内疚。她千万不要听完之后二话不说,深情地从桌子对面走过来捧起我的头就开始热烈而深刻地吻我──要是这样我肯定就立刻崩溃瘫软再也没有推开她的勇气和力量了──就让我是个罪人吧,就让我享受一下这种完美的被爱吧,就让我不在乎道德一把吧。她只要一这么亲我一下,哪怕她亲完了马上和我道歉说自己冲动,我也恐怕已经崩溃该直接吻回去把她道歉的嘴堵上了。嗯,我觉得我上一份爱情的价大概到这儿,可能比一般人高一点点,但也是有个数的……

不过这都是假设,除了能得出道德和爱的专一其实也不是高于我生命的其他一切之外,其实也得不出什么其他结论。

我还是挺真实的一个凡人。就像《风声》赏析里说的,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以同样是凡人的身躯承受着非凡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