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入非非与自我认识

刚才和人探讨爱情,就又想到了这个以前自己的帖子。有时候你自己觉得自己郑重给的承诺,承诺说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就一定能遵守。但是是真的吗?

如果你和她异地呢?你说这个没问题。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你又遇到一个女子呢?你可能不会当回事。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呢?你可能也会溜号一下下吧?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爱你如烈火的女子呢?你可能也会动摇一点点吧?

……

如果你和她异地,然后你这边又遇到一个美若天仙,身材一流曲线,就坐在你隔壁实验室,热爱哲学,读书无数,通情达理,做得一手好菜,从不嫌做家务麻烦,和你还能一起讨论学术、政治、经济、文学、古典音乐,会弹一手漂亮的钢琴,对任何人永远是Alicia一样的微笑,脾气温柔得一塌糊涂从来不生气,经济独立,家庭环境自由宽松,拥有待你如亲儿子的爹妈,待你的爹妈如亲父母,出生在古色古香的传统中国文化家庭,而且爱你如烈火,却仿佛丝毫不在乎你爱不爱她的女子呢?

哼哼,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你爱的女朋友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凡人吧?总有个价吧?

某个人说这是没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个不会发生,你就自己无限意淫想入非非吧。然而正因为这个事情现实很难发生,做这种道德假设才有意义。不把事情想象到极端,怎么深刻了解人性?如果这个事情发生了,我们都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应付,至少对自己的道德品质有个清醒而诚实坦白的认识,有些现实中的痛苦或许并不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说不可减轻的。不能总等到悲哀的事情都真发生了才想要怎么解决是怎么回事。道德假设是有很重要的自我认识意义的。

好,那我们就真来假设了。哎呀,想想比如一年前,要是真有个最后那一段那样的天仙爱我,比如说她可以让我帮她一个小忙,然后借口说要报答我请我去她家吃饭,然后你说我该怎么拒绝?我肯定自己心里特别纠结:你显然喜欢这个女生,因为她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类型,而且她也似乎特别喜欢你,她还这么可爱美好,现在她要开始勾搭你了,这是不对的!!你要远离啊同学一定要远离啊,越早越好,晚了自己就坚持不下来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这你要是一上她家吃饭去了,不一定什么事情就发生了,你被灌点葡萄酒能把持得住吗?你行吗你?赶紧,不许去,不能去。然后你可能真就找个借口不去了。但是心里还会觉得似乎这样太绝情了,对不起她,甚至有点希望放学想见到她和她平静的聊聊。然后她知趣地似乎没有再纠缠这个事情,但是似乎对你越来越好,结果你见到她自己越来越不平静。然后你觉得这样不行,你会把这个事情报告你女朋友,你会说,这边有个女的很好,天仙一般,没有任何缺点,似乎很喜欢自己。然后你女朋友会吃醋当晚和你吵一架,然后你自己一个劲儿解释,忙着安抚女朋友,恢复和女朋友过分真诚带来的可能不一定必要的伤痕,责怪自己不坚强不讲究方法不知道循序渐进又过分真诚,几乎晚上就没睡。第二天自己会觉得很疲惫,有时真想和女友分了然后和天仙继续算了,但是这个时候道德感又会涌上来责备自己,对自己人生历史上见到的一顶顶绿帽子与不守信的爱情的憎恶一下子涌上来。最后,自己决定鼓起勇气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戏,把这个天仙同学约出来进行了一次深入谈话与摊牌,先夸她一顿,真诚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她的赞赏与爱慕;然而:我是有女朋友的人,爱情不是买菜,我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承诺把心交给了另一个人,您来晚了(我其实也有点恨您来晚了),我必须对她负责,我也很爱她,和她有曲折但难忘的共同的过去,爱情得专一;然后发张卡吧:您是个好人,或许我也不那么配您,您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blablabla,blablabla,总之是一句话:您是很有杀伤力的,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这不对,您饶了我吧。这时候,希望她能善良知趣一点的直接拎包走人从此从我的世界中干净消失,并不让我看到她的一点伤心,让我只会为自己的拒绝感到遗憾而不会为自己的冷漠感到内疚。她千万不要听完之后二话不说,深情地从桌子对面走过来捧起我的头就开始热烈而深刻地吻我──要是这样我肯定就立刻崩溃瘫软再也没有推开她的勇气和力量了──就让我是个罪人吧,就让我享受一下这种完美的被爱吧,就让我不在乎道德一把吧。她只要一这么亲我一下,哪怕她亲完了马上和我道歉说自己冲动,我也恐怕已经崩溃该直接吻回去把她道歉的嘴堵上了。嗯,我觉得我上一份爱情的价大概到这儿,可能比一般人高一点点,但也是有个数的……

不过这都是假设,除了能得出道德和爱的专一其实也不是高于我生命的其他一切之外,其实也得不出什么其他结论。

我还是挺真实的一个凡人。就像《风声》赏析里说的,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以同样是凡人的身躯承受着非凡的使命。

13 thoughts on “想入非非与自我认识”

  1. 您总喜欢把爱情和婚姻(承诺)扯一起谈,扯在一起就谈不清。

    爱情是没有道理没有理由的,不会因为她比她漂亮,她比她更智慧,您就爱她不爱她。

    说道德,是在人和人的实际关系上而言。假设这么种情况:您在某个时期对一个女孩许诺,要和她过一辈子,然而您可能因此而不爱后来出现的那个真的值得你爱的人么?只是因为对第一个女孩有许诺,会因你的离去而伤害了她,所以这可以看成不道德的。

    然而,正如神庙里的那句话,“认识你自己”,您不可能一开始就对自己有一个全面的认识,都是在您不停的人生体验中慢慢获得对自己的认识,对自己的认识尚且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您自己的爱人以及您的爱呢?难道不也是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所以,爱情的专一不专一本就不该用道德来评价。

    我觉得唯一还可以讨论下道德不道德的,就是在缔结婚姻以后,婚姻的唯一目的就是孩子,当涉及于此的时候,和小三的爱情无论多么伟大得令人动容,多么死去活来,那都是不道德的。当孩子长到能够独立思考后,那又是另外一番考虑了。

    爱情真的是两性关系(限于异性恋)中最美好的情感了,用道德或者世俗的规范来强迫它,真是太可怜了。当爱发生时,就让它发生吧,因为它什么也不为,只为了成全爱情自己。

  2. 首先,为啥限于异性恋?依据?

    其次,我觉得婚姻的本质不是承诺,婚姻的本质是社会认可,是爱情的社会化承认。我的区别是,爱情是私人的事情,婚姻是社会的事情。你可以爱一条狗,但如果社会不承认你对狗的爱是爱情,你就不能和一条狗结婚。婚姻具有法律效力,爱情没有。我也不觉得婚姻的唯一目的是孩子。同性恋也会追求婚姻,他们追求的是平等的社会认可。追求的是在填写自己的婚姻状况的时候可以名正言顺地选择已婚。

    嗯,您可以接受或者更愿意接受没有承诺的爱情,觉得那才是最美好的,这是您私人的事情,这很好。不过我讲的爱情都是要给承诺负责任的爱情,我对不需要负责任给承诺的爱情不那么感兴趣。您愿意可怜我就可怜我吧。

  3. 比如要一个女的说,老膯同学,我爱你,咱们搞吧,不过我不会给承诺,我今天爱你,明天就不一定了,明天爱你,明年就不一定了,不过今天很美好。我想我会对这个女的说,同学,放五年前,我可能还会陪您玩玩,不过现在我对爱情的游戏早已厌倦了,我在期待一个明年还会爱我的人,我不想因为你错过她。感谢您对我今天的青睐,对不起,您再找别人吧。

  4. 首先,我说异性恋,是在“爱情是两性关系中最美好的东西”加一个限定,因为我也考虑到同性之间也有爱情,但我不是,你也不是,所以就可以暂且不讨论。

    其次,可能分歧的原因是在于你定义的爱情和我定义的爱情不一样。我只把那种“无条件、无目的、无时空、无利害的关系,没有理由、没有道理、没有原因”的对异性的爱定义为爱情。爱情可以通向恋爱,婚姻,也可以不。不因为不能在一起就不爱。而且你以前也说过“我爱你,与你无关”,对嘛,你只能控制你自己的爱,你是没办法主宰别人的。别人给个承诺更好,恋爱甚至结婚,然而我并不认为没有承诺的那种感情就不是爱情。 这种感情是不可控的,你能选择去爱一个人还是不爱一个人么?至少我是不能的。

    婚姻是社会性的东西。好吧,我承认我那句话有点绝对,没有考虑到它别的功效。但是我还是认为婚姻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保护下一代。

    最后,您的爱情是给承诺负责任的东西,这很好。可是你不能主宰别人给你承诺负你责任吧,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你还非爱那个不愿意给你承诺不愿意负你责任的人。嗯,所以,爱了就爱了嘛,自己成全了自己就好了。这里也没什么可怜不可怜的问题。

  5. 什么叫“我爱你,咱们搞吧”,我爱你,我干嘛非要跟你搞啊。

    您举的这个例子和爱情无关,那是谈恋爱,谈一谈,试试这个,试试那个。

    当爱着的时候,分分秒秒不会想到我今年爱了,明年就不爱了。相反就会觉得是天长地久的。可是,我在说一种可能性,就是您现在觉得和这个人天长地久,然而在不可知的未来,可能不爱了,而爱上另外一个人。

  6. 呵呵,我对同性恋还是很好奇而关心的,尽管自己不是……

    对,对方的承诺我只能希望,不能得到。但是自己要给承诺,并且自己要做到。我这篇通篇也都在假设性地探索我自己承诺的分量。

    我觉得,我能选择去爱一个人还是不爱一个人,也没那么难控制的,除非真爱的半路上遇上天仙……我爱一个人需要的必要附加值很少,至少现在已经很少了,而道德约束很强,对情感的调整也很有力度。或者广义的说,我觉得自己其实对每个人都挺爱的,只不过爱情需要锁定到一个人身上,通过爱一个女人而爱天下的所有人。不过这个对自己爱的可控制理论可能似乎对女人不是那么适用……但是可以基本说,对我来说,我肯定一直是在控制自己的感情的,对于不理性的苗头及时杀死,对有希望的苗头会细心培养。不过我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现在不会放纵自己的爱情跳过自己的审视。

    对,是定义不一样。我并不是想说您的不是爱情,我只是在尝试为我的爱情观所受到的挑战作理性辩解。

    爱你而不想和你搞,这是什么两性关系……有性不一定有爱,没了性肯定就没爱了吧……就算两个人没生育能力那也得有亲密爱抚吧。两个人纯柏拉图的,我管那种叫亲密无间的友情。

    好吧,如果不从第三人称的角度而从第一人称的角度来论述,说在我这样的信仰下作为恋爱者应该怎么做的话,那么是这样:对方的承诺是不是可信,是不是能做到,这个确实是我无法要求的。但是我,一、会要求有承诺;二、我会对这个承诺无条件地完全信任,除非观察到事实上的背叛。也正因此,我所定义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不会爱那个不愿意给我承诺不愿意负我责任的人。尽管我也觉得《来信》里那样的爱情挺凄美感人的,但是我不会自己飞蛾扑火制造悲剧美感。有的人可能会像来信里一样把握不了自己的情感走向,但我不是那样的人。既然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没必要自己去为了什么爱情盲目性的伟大或者美感制造悲剧——太个人英雄主义了。

    可怜是您先用的词……我承认我这个人比较mean……抓住什么就不放,尤其愿意反讽别人的不谦虚……挺不好的,以后应该改改。

    当然我不是想改变您的爱情观,我只是在坚持自己的爱情观。我还是很希望您去实践自己信奉的爱情的,那是您的爱情,当然也是爱情的一种,但是不是我的爱情。就像某个人说的,有的人的爱情还是不专一的呢。这个就得找对人吧。祝福您吧。也可能女孩子年轻的时候很多都愿意飘,某天飘累了忽然就想结婚了,像summer一样,也未可知啊。

  7. 有些时候事情很难分辨,
    你给出一个承诺,然后恪守它,压抑甚至泯灭自己内心冲动的去坚持。这个叫做将承诺升华成了信仰呢,还是说这承诺异化成了牢笼呢。
    感情的这个事情应该算是论始不论心的,您既然还没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就不必要用如此极端的假设去考验自己。simulation一般来说对实验的指导意义不大,往往都是个人的yy。而如果您的假设仅仅是在反思自己说其实您是给不了100%肯定的承诺的,这个倒是不错的,因为没有什么人能够给出100%肯定的承诺,但是很多人一辈子真的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
    就像每个人都有杀人的可能,但是只要您没有杀人,就够了。

  8. 杀人主要还是靠制度和一些其他手段防范的。我们的社会一方面很注意防范人们产生杀人的念头,另一方面也很注意防范人们在有念头的时候能轻易地采取杀人的行动。要杀个人还是挺不容易的。爱情是挺私人的事情,而杀人是很不私人的事情。

    这个故事其实告诉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心理其实处于相对劣势,因此一定不要约天仙同学出来见面,要谈也要电话谈或者网上谈,让天仙同学没有从桌子对面走过来施展物理进攻以让自己冲动的机会,削弱天仙的优势才好。

    天仙姐姐,咱现在单身了,您现在可以出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