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茅老和房价

link

我有时候真是不了解,为什么茅老一谈房价就要谈需求。粮食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医疗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教育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当然,这些都和宏观调控有关。即便没有宏观调控,也是一种宏观调控的选择,而且依我看,未必总是宏观调控的最佳选择。一个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很不健康,经济环境和政治环境很不健康的国家,不是一个随时都准备好承受一次次的经济真相的国家。过多的干预肯定总是不好的,历史经验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但是否少一些干预在任何时候都总是更好的,我觉得未必。

房价高是对国家经济很有害的。房子已经成为一种货币,住房入住率如此之低。房债压迫下的国民手中无钱进行其他消费,消费无法打开,国内内需拉动不起来,再加上国际给中国出口施加的压力,中国的实体经济可谓雪上加霜。没有国家不可以在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下大玩货币经济而在长期上不崩盘。美国会崩,中国也一样会崩。

房价高不仅仅是需求支撑的,也是资源高度垄断在同一利益集团或者说同一个阶级的人手里的结果。一部分人有买房的刚性需求,另一部分人于是看到这个需求来高价卖房子,这有错吗?市场经济下当然是没有错的。然而,市场经济的正义只在有效竞争的前提下才会发挥作用。土地被地方政府高度垄断,而政府只会把土地卖给出价最高给政府好处最多的开发商。想通过杀价而争夺市场的开发商将无法获得土地,而直接死亡。住房的需求刚性使得多高的房价都最终会有人去买,资源的垄断使得价格越来越高,房价的持续上涨进一步吸引投资投机热钱使得住房现象进一步货币化。

信任市场,把价格交给供需关系当然是基本来说更健康,长期来看会是利大于弊的。然而,土地从来不是供应,而是派发,不是财富,而是权力。我不好说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要把土地私有化;我没有要改旗易帜的想法。但最好是把土地财富化、流通化,我们是社会主义,所有权不能流通,那么使用权就要流通。土地国有,也就是为人民所有,因此凡是国家要动用其土地所有权对土地用处指手画脚的时候,一定要确保人民答应,要用严格、谨慎、透明、民主的法律监督限制政府权力尤其是地方政府权力对土地的规划和征用,在动用国家权力的时候让这个权力真正属于人民,也让土地的使用权受到其应有的可以有长期预见性的稳定有效的法律保障,比如大规模城市化肯定要盖很多新大楼,好,那就让钉子户们也就是土地的当前使用者们能很大程度上参与决定把自己的破旧的老地盘的使用权卖给哪个开发商去搞这个建设,而不是有关部门全权。如果真能这样,我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脚步不但不会放慢,反而会由于市场的充分发挥作用而更加多快好省。

说到底还是民主法制,没有有效民主,有些有关部门根本谈不上代表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什么都是扯淡。赶紧政改吧,赶紧政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