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老和房价

link

我有时候真是不了解,为什么茅老一谈房价就要谈需求。粮食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医疗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教育也有需求,供应方未必在这个价格就没有边际收益了,没见到这么涨价。当然,这些都和宏观调控有关。即便没有宏观调控,也是一种宏观调控的选择,而且依我看,未必总是宏观调控的最佳选择。一个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很不健康,经济环境和政治环境很不健康的国家,不是一个随时都准备好承受一次次的经济真相的国家。过多的干预肯定总是不好的,历史经验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但是否少一些干预在任何时候都总是更好的,我觉得未必。

房价高是对国家经济很有害的。房子已经成为一种货币,住房入住率如此之低。房债压迫下的国民手中无钱进行其他消费,消费无法打开,国内内需拉动不起来,再加上国际给中国出口施加的压力,中国的实体经济可谓雪上加霜。没有国家不可以在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下大玩货币经济而在长期上不崩盘。美国会崩,中国也一样会崩。

房价高不仅仅是需求支撑的,也是资源高度垄断在同一利益集团或者说同一个阶级的人手里的结果。一部分人有买房的刚性需求,另一部分人于是看到这个需求来高价卖房子,这有错吗?市场经济下当然是没有错的。然而,市场经济的正义只在有效竞争的前提下才会发挥作用。土地被地方政府高度垄断,而政府只会把土地卖给出价最高给政府好处最多的开发商。想通过杀价而争夺市场的开发商将无法获得土地,而直接死亡。住房的需求刚性使得多高的房价都最终会有人去买,资源的垄断使得价格越来越高,房价的持续上涨进一步吸引投资投机热钱使得住房现象进一步货币化。

信任市场,把价格交给供需关系当然是基本来说更健康,长期来看会是利大于弊的。然而,土地从来不是供应,而是派发,不是财富,而是权力。我不好说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要把土地私有化;我没有要改旗易帜的想法。但最好是把土地财富化、流通化,我们是社会主义,所有权不能流通,那么使用权就要流通。土地国有,也就是为人民所有,因此凡是国家要动用其土地所有权对土地用处指手画脚的时候,一定要确保人民答应,要用严格、谨慎、透明、民主的法律监督限制政府权力尤其是地方政府权力对土地的规划和征用,在动用国家权力的时候让这个权力真正属于人民,也让土地的使用权受到其应有的可以有长期预见性的稳定有效的法律保障,比如大规模城市化肯定要盖很多新大楼,好,那就让钉子户们也就是土地的当前使用者们能很大程度上参与决定把自己的破旧的老地盘的使用权卖给哪个开发商去搞这个建设,而不是有关部门全权。如果真能这样,我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脚步不但不会放慢,反而会由于市场的充分发挥作用而更加多快好省。

说到底还是民主法制,没有有效民主,有些有关部门根本谈不上代表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什么都是扯淡。赶紧政改吧,赶紧政改吧。

8 thoughts on “茅老和房价”

  1. 想起一句话,经济改革最终都绕不开政治改革。
    避开政治只谈经济都是扯淡。你说赶紧政改,我想问,到底是谁来改?到底是一群既得利益者来改,是一群社会精英推动着改,还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本着自己的需求来改?
    茅于轼只谈供求关系,你更进一步地提到了政治,然而我在想,中国的文化渊源是不是有更深刻的影响呢。

  2. 谁来改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党外很难,党内的事情我不懂……然而,不管怎么说,各个势力都应该看得长远一点,不政改,实体经济跟不上货币经济,国家经济增长一旦垮台,谁都没有好日子过。因此长远来看,在政改上,国内所有人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然而短期上,显然会困难重重,谁都不想疼自己;何况有些人目光里可能压根就没有长期。

    请您清晰定义文化渊源,并清晰说明什么是文化渊源的影响。不管怎么说,文化是活的,是与时俱进的,是不断被审判而不断深刻完整的。我不觉得有什么文化渊源可以是改革的包袱,不觉得有什么文化渊源能够是不改革的借口。文化本是关于活着的人的,而不是关于死去的人的。

  3. 嗯,这个文化渊源的问题是我正在思考的问题,还没有思考成熟,所以不敢乱讲。

    您说文化是活的,是与时俱进的,是关于活着的人而不是死去的人,这点我同意,然而我强调的是渊源,是指死去的人对活着的人的影响。 文化渊源不是改革的包袱,也不是借口,但是它真实存在着,改革者需要认清它,看清它,才有可能有效地改革。

    不过我思考得并不深刻,黎鸣的《中国人性分析报告》或许值得您一读(如果您没有读过的话)

  4. 好吧,我直说吧……我比较鄙视这类书,觉得可以说基本都在扯淡而不知所云。至少我对这种书是基本完全不信任的。我个人没有看到中国人和外国人在人性上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以至于在政治经济领域需要有不一样的应对。都一样自私懒惰,也都一样对个人幸福有美好向往。

    而且我觉得近现代历史也说明中国人对文化其实没有什么尊重与操守。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甚至是世界上的任何人群,开心活下去是唯一的主要矛盾。我猜99%的人都不是文艺青年出身的。

    我不想看这本书。作为一个醉钢琴饭,我对于一个目录编排搞“天地人和”这样形式美学的书有本能的排异反应——有话不能简单地直说么?总之看目录就很鄙视……您要读出什么见解欢迎您来这儿发表,您要能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是“天地人和”,为什么要西方没落东方兴起,我还是很感激的。

  5. 如果没猜错的话,您就是qj同学了。包括您校内分享的周国平这个人,我也持比较强烈的鄙视态度。可以参见 http://blog.liulonnie.net/?p=287 的我的以前的感受和批判。他的书我慕名一口气买了四本,结果读了一本就读不下去了,很后悔。他的有些见解我觉得是有价值而正确的,但是笔调太清高了,简直就是反三俗的急先锋……我不喜欢。

  6. 您还真不客气。不过这倒没关系,看您的blog有一段时间了,知道您一直就是这么直接。呵呵,读书审美这个事情本来就是因人而异,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您不喜欢我也不会强求您喜欢。

    呵呵 周国平的东西我是大学时候看的了,现在也并不是特别喜欢,分享只是因为我觉得那篇文章有点意思,和我这几天的想法贴近。您不喜欢完全可以点右上角那个小叉叉。

  7. en,没事,我只是顺便提起交流一下。您喜欢分享挺好的,没关系没关系的,您愿意喜欢什么就喜欢什么,我都支持您喜欢。只是让您了解一下我的味口偏好,这样您下次再推荐什么书本的时候可以有的放矢一点。

    多有冒犯还请您原谅。

  8. 我还是挺喜欢周国平的呢……他出名了以后写东西才变烂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