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审视强迫症

刚才和晓磊讨论那个回复。还是老矛盾:晓磊容易坚持的是两个观点,一、有些东西只是你相对的观点;二、有些东西其实很简单,I can not prove it right, but it works。而对于一个审视强迫症患者来说,这两条都是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的。I can live with it, but life is not all about living.

总结一下那个回复里的主要内容:

  • 不应有恨。
    答复:同意这个观点。但是那也是绿帽子失恋某个阶段很难避免的情感产物。毕竟绿帽子不是什么体面的装饰品。
  • 你其实有选择。
    答复: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没有其他正义的选择。唯一正义的选择是让她选择。
  • 何事长向别时圆?有些事情不可避免。
    答复: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我相信有些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 事情可能更糟糕,你还可能遭遇死亡呢,多向好的一面看。
    答复:我不逃避痛苦。我也不害怕死亡的必然性。死亡对我并不更坏。
  • 别被打垮了,世界还有希望。
    答复:谢谢。别看自己发了不少牢骚,我自认为还是个还活得蛮坚强的理想主义者。

其实,理性看,这个爱情的失败不在我给了她自由没自己选择,不在异地,不在有小三。根上的问题只有一个:她不爱我。而这个真没什么可恨的。你爱她,她不爱你,她一直不忍心告诉你劝你不要爱她,三年,基本就是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爱情的噩梦不过如此。

教训:下次要细心考察下一个她的感情,并对应做相应的感情投入。这个不是自私,而是爱情建设是两个人共同的事情,一个人投入再多也没有用。女人是一种神秘的动物,她未必会因为你投入的多而爱你,她未必会因为和你在一起时间长而爱你,她未必会因为和你有了亲密接触而爱你。理想的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咱可以不要;如果真不是理想的爱情,真不是两个人倾心相爱,我不会也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奋不顾身理想主义去,该打住的打住,没必要去飞蛾扑火制造美感。

以上是解释一个有审视强迫症的理性主义者会怎么批判诠释这么一段感情经历。

我同意审视强迫症是一个自己的选择和信仰问题。绝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审视自己的生活。不习惯审视没有什么错,也同样可以成为一个大善人大好人大牛人,尽管我会对这里善好牛的强度持怀疑态度。毕竟审视是个费时费力费脑筋的事情,佛教就从来不怎么提倡理性自省,而更提倡戒定慧和信受奉行。我也其实无意宣扬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去对别人说:你怎么能不审视你的生活呢?你怎么能活得这么浑浑噩噩呢?你怎么能忍受这么糊里糊涂毫无逻辑不讲道理呢?我无意这样去颠覆别人的价值体系。这个博客一直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独语,读者当有选择不看的权力。如果你想颠覆我的,我倒是愿意接受这个挑战。人唯有拥有坚定的信仰,才会格外地宽容。

所以本着以上原则,我不应该把这个blog的rss引到人人和facebook上去,即便自己觉得孤独。毕竟无论是人人还是facebook上的“好友”,至少对我来说,都更多是稀松的人际关系维持,而不是价值观的理解认同。肯定绝大部分人都不是理想主义的实践者,逼着这些人在无聊的时候要看我自己怎么解剖自己,这个还是蛮残酷的。咱也不是老罗那样的名人有那个架子,可以说不喜欢的请自行屏蔽。这里向最近有意无意招惹到的各路陌生人说一声对不起。老膯知道你们的关心都是好意的。

理想主义者的实践之路是注定不会不辛苦的。但是就像Sora Workshop上一个老教授说的,辛苦和困难不是我们可以去回避的理由。学术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当然,理想主义者坚持正确的东西也要讲究方法,但终究还是要坚持下去的。我也相信自己其实并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