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

接着上一篇说。之所以大社会把人都被弄成了一样的螺丝钉,是因为这个社会有那么一套蛮严密的制度机器。人类进步的天敌大概是人性自己的缺点:愚蠢、短视、懦弱、懒惰、贪婪、色相诱惑……于是制度就来了:我们来一起玩个游戏,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咱们知道大家都想要清闲的生活,甜蜜贴心的伴侣,用不完的财富,稳定的家庭,温馨的社区,爱与被爱,理性和高雅,风流倜傥的帅哥美女……在这些里面,请您自己做一个trade off作个选择。你不可能样样都能选择,你手里没有那么多筹码,你只能选几个。

于是人们就向几个选项集中过去了。那些肯牺牲清闲,放弃财富,承受孤独而去追求爱、理性与美的人忽然显得越来越少。而且,在这个公平的制度游戏里面,假如各选项之间的贸易价格是公平的,则没有谁的选择是在道德上高于谁的选择的。比如说,一个把爱与被爱看得无限重要的人,可以为了爱牺牲一切的人,似乎并不必其他人更值得歌颂。

这种赤裸裸地兑换与明码标价真是太残酷了。

何况每个人手里的筹码还天生就不一样。

所谓生活失去意义,不过就是看哪个选项都要么不顺眼要么买不起,手里筹码不知道怎么花的状态。我失恋了之后就经常有这种感觉。

亚里士多德说最好的笛子应该送给最好的演奏家去演奏。市场经济却仿佛打着要把最好的笛子分配给最好的演奏家的旗号,而因为演奏家们除了演奏天赋之外的那些贫穷,而把最好的演奏家和最好的笛子们一起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或许最好的笛子或者演奏家也本来只是一个理想,不该,至少现在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吧。毕竟,即便因为你真的是最好的演奏家就因此要大众供奉你的一切未必就是正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