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修远

我初中毕业就直接考到北京去了。一个学校一同考到北京的还有另一个同学。临行前,请了相关老师吃过一顿饭。饭局上我被问到对以后的路有什么感想。我当时的回答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少年不知愁滋味。小孩子嘴里背出来的唐诗,往往甚至连肤浅的理解也谈不上。初中的时候可能只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时候,应该说这样的话,并不知道路漫修远上下求索到底是什么含义,什么滋味。

现在算是长大一些了。看着同龄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早就或早或晚地放弃了理想。理想是很脆弱的东西,人往往是受一点挫折,就很容易放弃了。百折不挠的人,有时真说不上是坚强还是固执。更让人沮丧的是,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上,追求哪怕一点点理想也往往不能直截了当。付出了一千分的努力,可能只有零点一分是最终自己想要的那一部份永恒,而为了这一点点永恒,要迂回地做那么多无用功。

有时觉得自己很偏执地瞧不起那些在华尔街给有钱人卖命的人。有时在我的眼里,他们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如何最大化富人的利益;或者说在一个看似公平的游戏中欺负那些计算能力在现实上远远不够的弱小的人。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即便站到那个替人卖命的位置,也是通过各种道理上未必说得过去的手段。有时自己不明白,一个打着为科学奋斗的名义,拿着学术大师推荐信到美国,而最后却落脚到华尔街给富人卖命的人,在道德上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或许他们炫耀的不是道德吧。

不管他们怎么炫耀,这是一个我自己挺难说服自己去从事的工作。

当然,即便在华尔街给富人卖命,也或许有他们的道德基础。经济和金融动向本质是全球资源的最有效调动,关乎到千万百姓的切实生计,而这些都掌握在华尔街的这群聪明人手里。你们手中的责任恐怕也十分的重大,和你们的薪水成正比。然而,扪心自问,你们去华尔街真是为了千万百姓的生计吗?还是为了能挣一大笔钱,好能在没有太老去的时候和情人周游世界?

我知道自己的这种瞧不起是没什么道理的。挣钱毕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而且世界上的弱者之所以是弱者,不仅仅是因为命运的不济,也通常是因为他们的自弃,未必那么值得同情。只不过,这种现实与理想的南辕北辙,实在有时让人觉得很荒谬。

看看自己的学术圈,也丝毫好不到哪儿去。做到头来,何尝不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为了自己的生计,而百分之一不到是为了人类的共同幸福,而其效果还颇可怀疑。哪里都不是理想主义者的乐园,有人的地方都是江湖。

路漫修远,上下求索。其实难的不是路上客观的荆棘,而是主观上对自己理想的不断怀疑,不断怀疑,不断怀疑。那千分之零点一的不朽价值真的存在吗?存在的话真的值得追求吗?值得追求的话真的可能得到吗?得到了之后真的就会不朽吗?不朽之后又怎么确定知道追的东西就是真善美的呢?确定那是精华又怎么知道他会被百姓庸众理解并产生实际意义呢?人类的共同幸福真的就会最后因此推进一小步吗?会吗?再回头看看自己的卑微和渺小,有时还是很黯然神伤的。

人要多坚强才能到24岁还心存一点理想?

有时真就好像只是那么一个飘渺的信仰,然而却让你在细节上与别人终究与众不同,从此清高孤独,孤独终老。孤独终老,值得吗?

在这个矛盾的世界,审视是让人痛苦的一件事情,不如信仰的盲目来得轻松。

或许有时不需要想那么多。其实自己的信仰已经挺坚定了,没必要总自己不放心似的庸人自扰一遍遍敲打。踏踏实实吃喝拉撒,一步一步走下去才是王道。这是你自己的朝圣路,也许也是唯一真正的朝圣路。路漫修远,上下求索。

幸运的是还有几个朋友。人间因此还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