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摇滚

以我现在看《子弹》速度,很有望在回美国之前把这本书看完。

摇滚对我来说是个满神秘的东西。每当看到有喜欢摇滚的人一起在讨论最近在听什么,我总是颇有点羡慕,觉得这是一群文化青年。在西雅图就听到两个长头发的中国摇滚小青年互相交流摇滚心得;西雅图是个摇滚之都,他们一定很嗨皮吧。

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欣赏摇滚的那种东西。记得大学的时候一次系里的歌咏比赛,某个我不认识的男生在台上扯着嗓子唱《千年之恋》,然后自己在台下不自禁地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拍手,旁若无人。不过似乎全场的其他人都在那儿默默地钦佩这个扯嗓子的男子,而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实际反应。而且我马上也被旁边的前女友拉住,让我“不许扭”,实在令我很失望。这么激情澎湃的呐喊,难道不就应该狂欢附和么?哼!

不过我还是饭不起来什么歌手,无论是通俗的还是摇滚的。自己现在听歌向来在亦歌上乱打乱撞杂乱无边。能称得上个性的东西只能是自己一点也不渊博的古典爱好,可以吹吹牛皮说自己是一个初中开始听贝多芬并能背唱下贝五贝六主旋律的古典小神童——和那些真正热爱古典的人还真差得十万八千里。

有时真为自己白开水一样的文艺修养而觉得惭愧。白开水一样的学术的孤魂野鬼,能有女人喜欢还真是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