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孤魂野鬼

晚上陪娘亲出去兜风散步。兜风是去给正在建设中的新房子去当监工。看房子怎么盖起来,然后再想想房地产业是怎么忽悠起来的,还是蛮有凭吊意味的。

然后去了南湖公园。南湖公园已经被改造成正宗的城市公园了,和中央公园没什么两样,除了散步的有很多是老头老太太——这是人口结构的区别。记忆里那种荒漫的野静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的南湖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叹一下!

白天看电视上《百家讲坛》在讲《水浒》,说林冲陆逊富安高衙内,还说道富安替高衙内算了两件事:一件是算到陆逊会为了权势出卖朋友,这个算对了;另一件是算到林娘子见到富二代帅哥高衙内听两句好话就会心软就范,结果这个算错了。高衙内就是太心急了,要是真看上林娘子了想多玩玩,就该拉长线钓大鱼,还有陆逊从中搅和,争取无中生有地给林冲制造点家庭矛盾,然后高衙内慢慢接触,趁虚而入,别看林冲在禁军教头里是武功最好的,也算是一表人才,最后林娘子说不好把持不定也就变潘金莲了。小三也是门艺术。哎呀,我真是有恶魔潜质。

看《子弹》,醉钢琴说自己是一个“学术的孤魂野鬼”,觉得这个词用得真贴切。文字的力量——有人把这么一种状态准确地描述出来,自己还反倒会幽默一下而觉得不那么孤独——文字的力量。以后我也要有空坚持多码字,精神上支持一下世界上可能还有千千万万的可爱的孤魂野鬼们。

和妈妈聊到我表哥。说表哥在上海又跳槽了,准备要生孩子。我问我表哥比我大多少,得到的答案是13。考虑到我表哥也就结婚没两年,看来我还有10年加的时间可以充分利用而爹妈不至于催逼,简直比两个备胎的约期都要长出去不少;担心找不到老婆大多半还是庸人自扰的。应付好孤独感倒是更重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