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自我戏剧化

看《独唱团》里老罗的文章,看到了这个词:一个年轻人在生命某个阶段产生的自我戏剧化的需要。觉得说得太准确了。有的东西,被用文字准确地描绘出来就觉得特别可笑幽默。我还记得我高中毕业失恋的时候,还曾经设想过,要拿着所有的情书礼物,从小公共的车站,步行走到南湖公园解放纪念碑,然后放把火把所有的东西烧掉,以此祭奠我轰轰烈烈五年的初恋——年轻生命某个阶段自我戏剧化的需要!再包括送出去的《风铃情书》,手工制作的小晴娘——年轻生命某个阶段自我戏剧化的需要!就是有些感情,自己仿佛觉得特别伟大珍贵,于是总想物化加以巩固;不自信不坚强的表现。

以后要再有机会再爱,咱再不玩这套了。留不住的总是留不住的,戏剧化了也没用。精神上的东西,物化了说到底还都是游戏。当然需要游戏的时候该做的也要做,你自己没有戏剧化需要了,别人还有呢。比如这次回家,花了点钱买了点礼品,仿佛一下子家里人就都觉得自己惦记着家里了,好像以前一直是个不孝子孙似的;想想挺可笑的。人有时大都没那么坚强,不会那么坚定地信任别人相信别人爱你;大家都有戏剧化的需要。该演的以后还得演,自己心里清楚什么是实的什么是虚的就好了。

岁月催人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