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毕业了

今天做完了最后的presentation。老板对我说,同志还是有前途的,presentation以后要多练。我频频点头称是。

在校内上看到有人分享这么一个日志。肯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写的。仿佛就像镜子一样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固执面孔。又让我想到了《哲学的邀请》里面对小乘佛家那种个人精神英雄主义的批判。我给日志写了这么一个回复:

爱情或许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你想等死人家,人家想被你等死吗?人家如果本心里不爱你,你还让人家愧疚觉得自己拖死了一个好人,这就是爱别人的方式吗?飞蛾扑火与你无关的爱情虽然看起来伟大而美丽,但是如果错了对象,何尝又不是一种极端的以自我为中心呢?如果只是个人英雄主义的爱情,与这个世界无关,恐怕也与这个世界无益;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缺乏理想,而是你其实只爱你自己。

这么回复可能对一个伤心地人太残酷了,但是批判的其实更多的是自己。但是真有人肯这么付出,被爱的一方也会多少被宠坏吧:有人蛮不讲道理地对你特别好,虽然自己糊涂不知所措,但是还是蛮舒服的,估计也大多不假思索就照单全收了。爱情没什么对错。非你不可的爱情并不比随性来去的爱情更高尚,两厢情愿公平付出的爱情也不比我爱你而与你无关的爱情更正确。自己喜欢什么都好,但是若非要用理性justify一下任何一种,基本立刻就败了。

自己还是随缘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