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自由之缺

我对自由的定义是这样的:不需要伤害别人,也不需要被别人伤害。

我对伤害的定义是这样的:伤害是一个人给另一个人的生活带来了低于能量零点的负能量场。

我对能量场零点的定义是这样的:想象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到无限远,让这两个人彼此毫不相干,互不认识,此时他们之间的能量场是零。

简单地说,自由就是每个人都有远离其他人的权力,都有权力至少可以在其他人的世界里消失。

这非常重要。

为什么自由重要?

首先,只要客观条件允许,自由是谁都挡不住的。利益纠缠不清楚的时候,正面打不过,逃跑总可以吧……

其次,自由是强者的武器,寄生虫的敌人。能自己过得好的人才会推崇自由,需要别人才能过得好的人才会阻止自由。

最后,自由是多样性的保护伞。哪怕你是一个异类,只要离得足够远,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规矩来办事,新的生产关系才有可能出现。

而推动人类进步的最终是科技创新,是新的想法玩法,基于的是对这个世界的事实和逻辑的真实认识,而不是总是带着偏见的道德。

中国人传统上有一个非常糟糕的道德习惯,就是要求大家都得当圣人。当不了怎么办?那也得装圣人。大家盯着。

这是中国和美国在创新环境上还有差距的地方。

说说刘鑫这个事情。

刘鑫一家人当然不是一个多么可爱的人,甚至是十分让人讨厌的人。他们的各种公关举动都堪称标准的愚蠢,天真地以为和媒体的互动还有可能把自己洗白,最后成了媒体和群众的一场消费狂欢。

但他们就算再讨厌,他们也没有伤害谁。

而江歌的妈妈曝光刘鑫家的地址,这是实打实的伤害。

当然,江歌死了。江歌妈妈很伤心,需要社会帮助。这些都非常可以理解。刘鑫家表现出的冷漠和事不关己也实在近乎无情。

但并不能因为江歌妈妈可怜,就认为她没有做错。

而这就是民意恐怖的地方。民意想要的是事实正义,而不是原则正义。民意想要的是一个简单的模型:好人有好报,坏人都去死。

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不怕分错了吗?

杀人的人就算是刘鑫的男友,刘鑫也有十足的权力保持沉默,因为没有证据表示是她杀的人。

如果说刘鑫看江歌见死不救是有罪的,那刘鑫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自己家没口被杀害没有开门也是有罪的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中间的线在哪儿?到底多亲近的人在自己家门口被杀害而自己见死不救是有罪的?

刘鑫有权力去远离她想远离的其他人。

所以,江歌的妈妈和人民群众在疯狂批判刘鑫的时候,实际上把这儿世界变得更差了一点点。这让我多少恐惧这个世界。媒体上各种大V的公开讨伐更是让我看到了意识形态上的理想主义是多么容易走向他们所推崇的反面。

然而,人性丑陋,很难改变。江歌的妈妈在如此打击的情况下极其需要社会帮助,而真正可悲的是群众舆论是她能拿到的唯一靠谱一点点的帮助。这才是这个世界真正还需要改进的地方。江歌的妈妈需要的是心理辅导,需要的是法律援助。这时候需要介入去和刘鑫交流的应该是警探和律师,而不是媒体。

警察似乎其实也告诉刘鑫了,不要见人,不要见媒体。在江歌妈妈找上来问话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应该雇律师去和江歌妈妈交流,而自己只和律师说话。但有时候人傻起来真是挡都挡不住。

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其不公平的世界,不是自己占理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乱说话的。

小的时候,我经常会想,为什么大家都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起来,但这个世界还是充满各种矛盾和悲哀?

后来慢慢懂得,这是因为好的生活其实是一套非常非常复杂的事情,而人们除了大都难免自私以外,更常常太过短视,因为太远看不清楚,或者想看清楚要消耗太多的精力体力,于是不可避免地被各种冲动推着走,分不清楚什么是事实和逻辑什么是冲动和偏见。热情和冷静之间的平衡是如此难把握,才呈现出我们这个社会纷繁的政治图景。

不知道小远会不会在自己的童年里去想同样的问题,但至少他会比我稍微幸运一点,不会像我当初一样,疑惑而得不到答案。